您的位置 : 儿宝宝阅读 > 灵异 > 阴阳先生

更新时间:2019-06-04 12:35:28

阴阳先生

阴阳先生 小钻风 著

连载中 陈杰黄利发 轮回重生小说 励志小说 神医小说 召唤小说

《阴阳先生》小说主角名为陈杰黄利发,由小钻风倾情著作的一部悬疑灵异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点穴分金断风水,鬼怪神通斩妖邪。今夜,你家有鬼么?

精彩章节试读:

大专毕业后,我一直都找不到合适的工作,那段时间,老爸的生意又破产了,急着等钱还债,没办法,只好让我去给村里专门吃死人饭的吴老六去打下手挣钱。

这些吃死人饭的,在我们这边又叫做大操,说到底,就是专门为死者办丧事的礼宾与司仪,从死人进入医院太平间,到最后变成小盒子从火葬场离开,整个过程中的葬礼,尸体入殓,宾客的吃喝拉撒,一股脑的全部都有大操来负责,由此看见,这里面的利润到底有多丰厚。

虽然利润足够丰厚,可是,我师父吴老六却反复告诫我,要想吃死人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把自己的心摆正,不能为了挣钱,故意夸大其词,平白增加丧主家的支出,如果真的干了这种事,那可是要出大事的。

这话他说的很认真,我却有些不以为然,现在农村办丧事办得很大,只要死人过了五十岁,不管家里有钱没钱,都要大办,不然的话,少不得就会被人戳着脊梁骂做不孝子。

在这种情形下,我们这边的葬礼,已经到了不办足七天绝不罢手的地步,唢呐乐队,二十八路纸扎基本上都是标配,头七前几天的丧门戏,唱的昏天黑地,在这种排场下,钞票简直就像流水一样的飞了出去。

更有一些家里有钱的,甚至还会请来西乐团和歌舞团助兴,一群俊男靓女在台上又唱又跳,跳到兴奋的时候,甚至还可能来上一场脱衣舞,引得台下大姑娘小媳妇脸红如血,而那些闲汉们却是连声尖叫,狂笑不已,原本是用来哀悼先人的葬礼,活脱脱办成了一场烧钱的闹剧。

虽然这种闹剧式的葬礼很挣钱,我师父却从来不接这样的活,他的脾气又硬又倔,任何人想要请他出手办白事,必须都要根据他定下的规矩来才可以,要不然,就算你拉一座金山上门,他都会毫不留情的把你赶走。

虽然我师父脾气臭,又不愿意去迎合当下那种大办丧事,处处搞怪的风潮,可是,找他操办丧事的人却是络绎不绝,从我进门那一天开始,基本上每天都忙的脚不着地。

一开始,我对这些事很不理解,可是,在亲眼目睹师父做过的一些事以后,我才终于明白,原来死人饭真的不那么好吃。

就在我入门的第三天,一名看上去像是农村企业家的家伙找上了门,死活都要求我师父替他家去发丧,趾高气昂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手里有几个臭钱。

面对这土大款,我师父只是横了他一眼,便直接对着他伸出了三根手指头,直接告诉他说他这是白送黑,原本就已经违背了天理伦常,再加上要送的生前本身就是凶恶之人,又是横死,少了这个数的占手钱,打死他都不干。

所谓的占手钱,是我们这边做大操的术语,指的是单独给大操结算的酬劳,由于现在的葬礼隆重,大操们能够在里面捞的油水极厚,其他做这行吃饭的,很多都已经免了占手钱,就算收的,也不过只是收个一百二百,或者八十八块之类的吉利数意思意思而已,很少有像我师父这样,开口就和人家要三万占手钱的。

土大款一听就急了,只说我穷疯了,这才想着用这样的方式来和他要钱,还威胁说做这个行业的又不止他一家,大不了他换个人帮他操持这事。

面对大款的威胁,我师父却是波澜不惊,让我出去把风,把那土大款叫到自己跟前,和他咬着耳朵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透过门缝,我只是含糊不清的听到了一些词,什么蛇动天地,什么恶煞冲灵之类的。

虽然不知道我师父到底说了些什么,却把那土大款吓得脸色铁青,连连说好,就势跑去我们村唯一的一家有取款机的农村信用社提了钱,用大编织袋装着,毕恭毕敬的交到了我师父手上。

我师父满意的点了点头,让他先回去,顺带着给我们留下地址,我们师徒收拾一下就过去,那土大款完全被我师父给吓住了,满是恭敬的对我师父说着哪能让大仙您走路,就把自己来时坐的车留下了,顺带着让司机留在了我师父家里,让他回头把我们师徒一起接到灵堂那边去。

我师父关上屋门,打开编织袋,从里面数了五千元递给我,我家的条件并不怎么好,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再加上什么也都没干,吓得连连摆手说不要。

我师父大手一摆,直接板起了老脸:“臭小子,这是你应得的钱,今日黄昏时分,要是你敢陪我一起送他去火葬场火化,我再给你加五千。”

那时候,我爸因为做棉花的生意,把所有的家底都赔了个底朝天,外面还有着很多的外债,想到不过是帮人操办一次葬礼,就有一万块入手,我激动的都快要哭了,心里对我师父的崇拜也加深了几分。

我师父摆摆手,吩咐我去准备物品,特别吩咐我说要我带上墨斗,笔墨纸砚以及还没有碾开的朱砂石块。

这些东西,全部都准备的妥当,都放在我师父家堂屋橱柜的小格子里,我按照他的吩咐,一一对应着把东西找好,仔细的放进了一只人造革的黑色手提包里,这才跟在他身后,吩咐那司机拉我们去丧主家。

那家伙的家,就在我们邻村,我们到那里的时候,灵堂都已经搭建了起来,按照我们农村的格局,死者的尸体,是要装在冷冻的水晶棺材里摆放在灵堂中间的,可是这边的灵堂,却并没有摆放水晶棺材,反倒是用长条的春凳搭了个架子。

我正在惊奇,四五个专门靠给人抬棺为生的二汉,用木杠子担着一只纸棺材从堂屋走了出来,虽然这些人个个膀大腰圆,一看就知道是干惯了农活的庄稼人,可是,在他们抬那棺材的时候,却似乎相当吃力,就连走起路来,都是歪歪扭扭的。

我曾经听村里的老人们说过,说这人死以后,身体会变重,加上手脚僵硬,的确很难抬,可是,就算一个人再重,也不至于让四五个大汉都抬不动吧。

眼见那些大汉们被纸棺材搞得满头大汗,就连挪动脚步都变得相当困难,我师父连忙吩咐我把墨斗取出来,并且吩咐我,要我把带来的朱砂碾碎,用水调和了放进墨斗的墨盒里头。

虽然心中惊异,我还是按照他的吩咐去调好了朱砂,灌进墨斗的墨盒里,然后把墨斗交给了我师父,顺带着把朱砂笔和已经调和好的朱砂拿在手里,跟着我师父来到了那纸棺材跟前。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折腾,那些大汉依旧没有把纸棺材抬到春凳做成的架子上去,一个个脸憋得通红,豆大的汗珠子不断顺着脸滚落,不断喊着号子鼓劲,可就是挪不动脚步,走了十几分钟,也都还没有迈出堂屋的门槛。

看着那些大汉费劲的样子,土大款连忙凑到我师父跟前,唠唠叨叨的说什么半途停棺不吉利,不断催我师父赶紧想办法。

我师父淡然一笑,把墨斗中的墨线拉出来,让我拉住另外一头,架在那纸棺材上,等到墨线笔直以后,右手轻弹,直接在纸棺材上留下了一道鲜红笔直的痕迹。

我们师徒依样在那纸棺材上弄出了九条红色的印记,雪白的纸棺材,看上去血迹斑斑,随着第九条印记画完,我似乎听到棺材里传来一阵咆哮的声音,似乎有着深深的不甘心,但是很快就消失了。

我正在犹豫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我师父却用粗糙的大手一把将我拉到了身后,对着纸棺材念念有词:

“茫茫渺渺天地路,人鬼各自行半边,阳人自有阳关道,阴人自有引魂桥,尘缘已断,奈何留恋,疾!”

在他的念诵声中,那棺材的重量明显轻了下来,几名精疲力尽的大汉不敢再耽搁,趁着力气还没有用尽,终于成功的把那棺材抬到了几条春凳上头。

我师父拍拍手,把土大款叫到身边,和他低声耳语了几句,土大款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却还是叹着气说一切都交给大师,不管大师说什么,我们都完全配合。

有了他的首肯,葬礼的一切仪轨,也就完全定了下来,按照我师父的要求,死者的葬礼,只办今天这一天,下午五点就要起灵,把棺材运到火葬场,务必要在七点之前火化完毕。

决定好了行程,我们师徒就开始忙碌起来,安排着各种仪式,下午三点半的时候,我师父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要我打过去告诉那边,说这一次的尸体有些特殊,必须要用天炉炼化才行,所以灵车,必须要在四点半之前开到灵堂这边,而且还指定必须要火葬场的老崔亲自去炼才行。

我按照他的吩咐给那边打了电话,那边的人也够尽心,灵车四点就已经开到了土大款家的门前。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猜你喜欢

  1. 轮回重生小说
  2. 励志小说
  3. 神医小说
  4. 召唤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美文超市

回复阴阳先生或者回复书号6279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