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儿宝宝阅读 > 玄幻 > 桃花骨

更新时间:2019-06-05 08:56:30

桃花骨

桃花骨 小骨 著

连载中 季凉初沈暝 虐恋情深小说 推理小说 恋爱小说 男扮女装小说

《桃花骨》中主要人物有季凉初沈暝,是作者小骨创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玄幻小说,已上架微阅云。全书主要讲述三年前,她在如同乞丐一样时遇见了他,他本是魔宫的尊主,却收了她这个自幼疾病,身体素质较为低下的人进入魔宫——学剑,调养,接任务,弹指间便是三年。怎知一入江湖,烽烟四起。

精彩章节试读:

黑如泼墨的夜空中,悬着一轮巨大的明月,清冷的月光一泻千里,倾落在沉睡着的沧澜大陆上。

繁华的燕国座落在北方的尽头;稍弱的楚国与晋国,则分据大陆西方与南端;而四围山峦簇拥:西方的太白山,东方的苍山和峸岭,以及北方云雾缭绕的九岏峰,簇拥着大陆中央交织的河流水网、田野山林和低矮的丘陵山峰。

在一条通往楚国主城的大道上,有一家客栈。在客栈的其中一间客房里,一个女子身着紫衣,戴着半块罂粟花状的银质面具,遮去她大半张脸,但从她露出的容颜来看,定当为倾城之色。

她站在窗前,与天上的圆月对视,三千青丝尽数垂于腰际。

来到这里已经三天了。她按照尊主出发前给她的那些资料判断着方位,毫不停歇地连日跋涉,终于来到了这次任务的所在地:桃花坞。

而她的任务,便是在此地拦杀楚国长公主楚琼。

楚国长公主楚琼,自幼疾病缠身,五岁那年被楚皇帝楚奕徴送到一修士之处学习武艺,调养身体。十多年过去了,随着政务压力和年龄的不断增大,楚奕徴早年落下的暗疾也愈益加重。因此,这次楚琼回国除了要处理一些杂务外,更多的还是争夺这楚国储君之位。

楚国除了长公主楚琼已十六有余,其他两位皇子最大也不足八岁。比起心智成熟的楚琼,幼齿小儿更容易被拿捏。所以,无论如何,她的那位主子也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楚琼上位。

而桃花坞,便是楚琼回归楚国的必经之地!

季凉初的眼睛里陡然闪过一道暗芒。按情报上所说,楚国长公主一行人不日将抵达桃花坞。

她盯着宛如玉盘的皓月,心思微顿。

但愿不会是今日。

在窗口伫立良久,直到夜色更浓,冷风更盛,季凉初这才踱到床边,躺下。

头刚沾枕,眼睛刚刚合上,却陡然听见极其轻微马蹄声。她闪电般起身,由卧姿站起,抓起放在一旁的长剑,腾跃而起,几个纵跳,便彻底地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中。

畅通无阻的大道两旁树木丛生,八个黑衣人骑着骏马分别护在马车的四方,不急不徐的前进着。踢踏的马蹄声和车轮碾压地面所发出的声音打破了夜的沉寂。

季凉初踩在一根外伸的枝桠上,双臂环胸,清冷的目光落在不断接近着的马车上。准确的说是马车的顶蓬处一个不起眼的地方。那里有着一个很特别的图腾。图腾似花非花,似兽非兽,正是楚国上层阶级的马车所特有的。

由此看来,这马车内坐的,便是她此次的任务人物了!

“不杀楚琼,不用回魔宫见我!”

临行前尊主下了死命令,她对那个对她有再造之恩的宛若神邸般的冰冷的男人,只有抱拳应下。

三年前,她在如同乞丐一样时遇见了他,他本是魔宫的尊主,却收了她这个自幼疾病,身体素质较为低下的人进入魔宫——学剑,调养,接任务,弹指间便是三年。

虽然他极为冰冷,但她依旧是感激他的。也因此,他所给她的每一个任务,她都竭力去完成,这也树立了她在江湖上“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不留活口”的狠辣形象。

只是……季凉初垂眸,看见树木投在地上的影子,原本如死水般的眼神骤然晃动。

今时不同往日,但愿事情可以按预料中的那样发展。

车队仍不断地前进着,突然,为首的人骤然勒紧缰绳,鹰眼锐利地盯着前方的某一处,下意识地握紧了腰侧的长剑,肩臂蓄力。

只见一个人站在树梢上,因背对着月光的缘故,看不清那人的脸。

为首的黑衣人并未冒进,而是沉声问道:“敢问阁下何人?”

“自是活人,难道还是死人不成?”

闻声,黑衣人眼中极快地闪过一道暗芒,心中有个猜想逐渐成型。他又道:“那阁下来此所为何事?”

“当然是……”季凉初飞身而下,一身红衣随风而动,罂粟花状的银质面具在月光下折射出冷冽的光,“取尔等首级!”

音未落,那边的黑衣人的身躯却是陡然一震,瞳孔瞬间收缩。

果然是她,魔宫魅女!

江湖人言,魔宫魅女,红衣银花,长剑在握,杀人如麻。狡诈善变,巧笑嫣然间夺人性命。

就在季凉初完全暴露在月光之下的时候,对面的八个黑衣人中出现了短暂的躁动。

为首的黑衣人扫去一个眼神,其余的人顿时安静下来。而后他才又转过脸,面无表情地看着季凉初,“我等与魔宫素无仇怨,阁下何故如此?”

季凉初闻言,勾起半露的唇瓣,双臂抱胸,尽显慵懒之态。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江湖规矩,仅此而已。”

每说一字,长剑便拔出一寸。直至最后一个音节落地,长剑出鞘,寒芒乍现。同一时刻,人随剑进,凌厉的攻势瞬间迸发。

对面的黑衣人们在最初的怔愣之后,迅速作出反应,眼中对“魔宫魅女”这四个字所产生的惊惧一瞬间消散,只剩杀手独有的冰冷。

兵刃相接,两把剑互相拼击发出的爆豆般的脆响在剑的残像下,每一下都如同敲在人心上。

季凉初越打越觉得身上的力气正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流失着,以至于她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劲力去抵抗对方的攻击。

现在他们虽然与自己拼击猛烈,但碍于自己往日里狠辣的名声,并不敢真的过于靠近自己。或许他们以为现在的她只是在逗他们玩,就像猫总爱捉弄老鼠一样。但是现在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时间久了,他们就会有所察觉,到时候别说杀木浅暖,就连自保都成问题!

如此看来,只能以雷霆之势迅速拿下对方,不给他们丝毫喘息的时间!

一念既生,便如同生了根般深植于心。季凉初原本如古井般无波无澜的眼睛里顿时迸发出锋利无比的光,周身浮起的凌冽的杀气,直叫见者心惊。

黑衣人见此,心下一凛,浑身的肌肉霎时紧绷。

就在这时,季凉初欺身而上,以不可思议的步法极快地接近着黑衣人。她的双目中似藏着冰冷的锋刃。赫然之间,季凉初便凌然冲到黑衣人的身前!这一击剑气满天,如出海的游龙,猛烈的似要将大地都掀翻!

惊骇中的众人匆忙拿剑抵挡,但因心中慌乱,在气势上已是落后了一大截,只得步步后退,竟毫无反手之力!

突然间,那柄极为细薄的长剑迸发出一连串嘹亮的锐音,就如同天雷怒发,破空而来。其中两人只来得及将剑抬到胸前,快若闪电的长剑便已来到他们面前!

长剑划过一个玄妙的弧度,顿时,两人只觉得避无可避,不禁惊恐地瞪大双眼,里面全是对死亡的恐惧!

下一秒,剑道微变,两人在数秒内直接被一剑封喉!

寒芒凛冽,反手挑刺,再杀两人!

对面的黑衣人心中已不能用惊骇来形容,他们不断后退,妄图躲开她迅猛的攻势,但季凉初是铁了心的要一举拿下他们,又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季凉初大喝一声,长剑出手,人随剑进,霎时间风舞梨花,剑气满天!季凉初一人一剑,如天马行空,矫矫不群,翩若惊鸿,宛若游龙!

一时间,势如破竹,不可抵挡。转眼间,八人就只剩下一个。

最后一人一脸惊骇,准确的说是一脸惊悚地看着不断逼近的长剑。

魔宫魅女……魔宫魅女……魔宫魅女!

突然,季凉初如同毁坏了的机器般戛然而止,定在原地,凌厉的攻势也骤然退去,下一秒,原本意气风发的季凉初陡然瘫软在地!

唯一一个还活着的黑衣人见此当即一愣,脸上还残留着未褪去的惊惧,看起来分外滑稽。

待回过神,他嗤笑:“呵,什么时候大名鼎鼎的魅女也玩儿起苦肉计了?”

季凉初不置一词,目光落在地面的阴影之上,心生复杂。

自幼时起,每至十五月圆之日,她便会浑身无力,再加上当时身体孱弱,所以自记事以来,每个月的十五那天,她几乎都是在床榻上度过的。后来进了魔宫,在精心调养下,她在月圆之日已可以四处走动,只是不可动武,否则力气便会以平常三倍的速度流失。今日她本打算强势取下他们的项上人头,却不料卡在了最后一步。现在她的力气几乎尽失,根本拿不起剑,就如同案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

那个黑衣人却是不知季凉初内心翻滚的波涛,只是戒备地盯着她,一步一步缓缓靠近。

季凉初单手撑地,猛然抬起眼,目光冰寒地扫向对面的人。

那人被季凉初冷冽的眼神一扫,顿时心神俱震,脚像生了根一样再挪不动分毫。而后又似宽慰自己般喃喃:“一个连剑都拿不起的人,能有什么威胁?”

说完,黑衣人似抓住了什么般,突然仰天放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是啊,你现在连剑都拿不起来,我为何要惧你?!”

季凉初没有心慌,没有不屑冷哼,反倒一勾唇,笑了。

“你就不怕我是在诈你吗?”

“以你的本事,除非身体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否则你若想杀我,根本不废吹灰之力,你诈我纯粹是多此一举。”

“那你为什么停在离我一丈远处,再不往前进一步了呢?”

“我……”那人被噎住了。

季凉初又笑,眼底泛起一丝轻微的波澜。

“哼,不知等会儿长剑入胸时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那人恼羞成怒,眼中尽是阴霾。他冷笑一声,拔剑而起,闪着寒芒的剑尖直直地刺向瘫坐在地上的季凉初。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猜你喜欢

  1. 虐恋情深小说
  2. 推理小说
  3. 恋爱小说
  4. 男扮女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蚂蚁推书

回复桃花骨或者回复书号5255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