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儿宝阅读网 > 现情 > 荆棘玫瑰,仲裁夜
《荆棘玫瑰,仲裁夜》最新章节 荆棘玫瑰,仲裁夜白橙蒋静全文阅读

荆棘玫瑰,仲裁夜 凉桃

主角:白橙蒋静
主角是白橙蒋静的小说是《荆棘玫瑰,仲裁夜》,它的作者是凉桃写的一现情类小说,文中的现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白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某日,她看见一株似乎遗弃的紫色玫瑰,出于怜悯而打算将其再次栽种,却不想在触....
状态: 连载中 时间: 2020-08-03 17:42:3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室外阴雨绵绵,就连空气中也透露着一股黏糊糊的意味,似乎每到这个季节这里就像被困在了水球里一般。

我撑着一把透明的雨伞往寝室走去,看着雨滴落在伞面,再顺着拱起的弧面滑下伞,而后化作珍珠的模样浸入土壤,开始计算下次放长假的日子。

独自一人在外省读书,确实孤单了点儿……

正当我怀念妈妈的好手艺,想着下次回家要吃些什么的时候,一株玫瑰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玫瑰花掉落在校道旁的灌木丛边,***在外的根部夹杂着些许泥巴,而它原本娇艳的花瓣,则因雨水的冲刷完全蔫了。总之,它活像遭人抛弃的孩子。而更奇特的是,这朵玫瑰花竟然是深紫色的!

我见过红色的玫瑰、白色的玫瑰、蓝色的玫瑰,甚至黑色的玫瑰——至于是天生的还是加工的我就不确定了,但就是没见过深紫色的!

典型的好奇心害死猫,没有多想,我小心翼翼拿起玫瑰花打算拿回去好好养着。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这朵花的花根竟然扎进了我的手掌里!

“啊——”我尖叫出声,同时拼命甩手,试图把这个让人感到恐怖的东西甩出去。

我把右手伸得远远的,似乎害怕玫瑰花会突然张开嘴咬我似的,整个身子也扭向另一边,直到半分钟后才慢慢别过头,想看看那朵花被我甩出去没有。

我果然没有甩出去!

“啊啊啊!这是什么鬼东西啊!老天爷啊!我白橙这一辈子没做过坏事,你别这样玩我啊!”我哀号,我祈祷,然而除了淅沥沥的雨声,周围再也没有其他声响。

此时此刻,我想死的心都有了,脑中也不由自主冒出未来惨绝人寰的生活画面……

比如说,同学看见我后叫我怪物;比如说,一大堆新闻记者闻声前来采访;比如说,我害怕得躲在家里不敢出去;再比如说,有人要把我上交给国家!

他们会不会解剖我?会不会拿我做什么奇怪的实验?会不会把我变成怪物?啊——不要啊!

“同学?同学你没事吧?”好奇而关心的声音打断我的浮想联翩。

我一脸苦大仇深地回过神,并循声望去——

“薛、薛煜同学?”我一愣。这可是咱们学校的校草啊!

对于素未谋面的校友叫出自己的名字,薛煜似乎并不惊奇,大概他也早已习惯了,继续问道:“你没事吧?我刚才听你大叫……”

“啊没事没事!”我连忙摆手。

我说话时薛煜并没看我,而是盯着我的右手。我脑中电光一闪,触电般把右手背到身后。

“你你你、你什么都没看见对不对?”我结结巴巴地问。

“看见什么了?”薛煜有些不理解,“你是说你手上……”

“闭嘴!”

“……的泥巴吗?”

薛煜话说完,我俩都愣住了。我第一时间用手指摩挲手心,而不是保持“爪”状。

咦?那朵花不见了?手中的触感确实只有泥巴!

薛同学是不知道前因后果的,而我也因自己刚才的斥责感到不好意思。

我偷偷看了他一眼,见他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于是笑道:“不、不好意思啊!你知道的,一个女孩子被帅哥,尤其还是像你这么有名气的大帅哥看见窘状,都会不好意思的,我刚才不是故意吼你的。”

“理解。”薛煜点头,但眼神中明显透露着“我真搞不懂你们女孩子”的茫然之色。而我也只能装傻,我总不能把自己刚才奇妙的遭遇告诉他吧?

“既然你没事我就走了,下雨天路滑,注意安全。”最后,薛校草贴心地交代了一句。我点头,随即目送他走远。

望着薛煜渐行渐远,背影消失在蒙蒙雨雾中,我内心是崩溃的。

天知道,要是没这个“突发事件”,能偶遇薛大校草并且聊上几句,我一定会兴奋不已,搞不好还能成就一段佳缘呢!毕竟有一句魔咒叫“学弟是学姐的,学长是学妹的,学校男神只活在校论坛”!

抬起手,我端详着除了些许泥巴外不见半点痕迹的掌心,整颗心脏高悬不下。

我不会……突然死掉吧?

“呸呸呸!别自己吓自己,先去医院检查再说吧!刚好明天星期六……啊不!今天下午没课,下午就可以去检查!”飞快决定,我最终还是克制住内心的恐慌,打算用科学说服自己。于是三个小时过去后,科学让我——更恐慌了。

“橙子?橙子你不在寝室吗?”回到寝室,蒋静一边在黑暗中摸索电灯开关,一边自言自语,“奇怪,甜甜明明跟我说见她一脸失魂落魄地回来了……啊!”

在蒋静惊吓出声的时候,电灯刚好打开,她也看见我一脸生无可恋地坐在床上。

“要死啊你!叫你半天不出声儿,想吓我啊!”蒋静拍着胸口,大口大口喘气,巴掌大的脸,一片煞白,“幸亏开门的是我,要是咏琳那个胆小的,还不得哭爹喊娘啊……”

除了蒋静,咏琳是我另一位室友,而我们寝室只有三个人。

我看了她一眼,默默收回视线,继续发呆。

“你怎么了?”她察觉出我的不对劲,慢慢走近。但刚走了两步她突然顿住脚,咽咽口水道:“你、不会是被那个上身了吧?”

不是被鬼上身,是被一朵玫瑰……不过这话说出来她也不会信吧。

“喂,你可别吓我,我平常待你不薄……不对,被上身的人有理智吗?大哥,或许是大姐?不对不对,帅哥、美女,你要是缺钱呢,我就给你烧点儿,你赶紧离开橙子吧,她脑子本来就不好,你们再这么一捣鼓,她该怎么办啊!”耳边蒋静的话喋喋不休,我被她叨叨地终于从死机中重启。

“你够了,蒋静。”我咬牙切齿。

“你没事啊!”蒋静一秒变脸,喜上眉梢,随即大步走来一把抱住我,“哎哟,你刚才吓死我了,你到底怎么了?”

我大概实在烦闷得很,顾不得怪不怪物了,长叹一口气后娓娓道来,但同时也不忘观察蒋静的表情。

虽说蒋静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俩好到可以穿一条裤子——除了***。但面对好友遇到怪物的事,恐怕谁也不会淡定。然而我千算万算,独独算漏了蒋静跟我一样是个“不正常”的。

“什么?你遇到了薛煜!”在我交代完一切后,蒋静沉默了两秒大喊道,“你就这么放他走了啊?”

“那不然还能怎样?我当时根本没有看帅哥的心情啊,我还叫他闭嘴呢……”回想起白日的画面,我自己也追悔莫及。

我怎么能叫薛大校草闭嘴呢?

“不对不对!这不是重点啊!”思绪回归正轨,我连忙纠正自己跟蒋静跑歪的主题。

闻言蒋静轻轻叹了口气:“那我们俩也讨论不出个什么呀,你自己都说了,去医院检查什么也没检查出来。”

“就是没检查出来我才担心嘛。”我也十分苦恼,翻来覆去,反复查看自己的右手。怎么会什么都没检查出来呢?难道我真的产生幻觉了?

“别想了,得过且过吧!”蒋静最后安慰我一句。

“喂!”我不满,“你这话听起来感觉我活不长了啊!”

“明明是你自己那么想的,我只是帮你说出来而已,要不要写个遗书啊?”

“我才没这么想!医院检查都说没问题,我们要相信科学!况且我还这么年轻!”

“这就对了!”我话说完,蒋静一掌拍在我肩膀,力道之大让我肩膀微微下沉,“心态!心态最重要知道不?你要是天天觉得自己活不长,没病都给你盼出病来了。”

听了蒋静一席话,我恍然发现自己把自己给逼进了一个死胡同。

对啊!我瞎操心什么呢!检查结果不是没事嘛!难道我还盼着自己出事?

终于,在距离突发事件七个多小时后,我内心那挥之不去的忧伤就这么在蒋静不算安慰的安慰中奇迹般好了,而我也后知后觉地感受到抓心挠肺的饥饿了。

回味过来的我想起自己早上只吃了两个包子,当即拉着蒋静去校门外的夜宵摊撮了一顿。

啥都别说了!民以食为天!

只是应了“悲喜参半”这句话,我吃完夜宵发现学生证不见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丢的……

此后,距离这天又过去了半个多月。期间我也没见过幻想中玫瑰突然从我手心钻出来吃人的画面。就在我以为那天发生的一切真的只是幻觉,是我看多《寄生兽》后的后遗症时,蒋静却突然神神秘秘问我是不是偷偷整容了。

什么?我?整容?

闻言我当即摆出一张“黑人小哥问号脸”,同时一巴掌拍上她后脑勺。

“哎呀!不怪我乱猜嘛!你最近确实变漂亮了。个子高挑了,身材匀称了,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料啊,就连头发也乌黑柔顺的,活脱脱给你整出一副仙气飘飘的气质。”蒋静委屈道。

“我不是天天跟你在一起吗?哪儿有时间整容啊!再说了,整容还带整头发?”

“就是因为咱们天天在一起我才想不通啊!”她看起来很苦恼,但还未等我回答又眼珠子一转道,“你说会不会是那个玫瑰花影响了你啊?说起来,你身上确实无意间透露出一股淡淡的香味呢。”

蒋静说完便朝我凑来,我一个“降龙十八掌”将其拍开,假意抖抖身子道:“你那样子真猥琐。”

“嗨!我说你怎么这么粗鲁呢……”她叉腰打算跟我对抗。

突然,一道颀长的身影闯入我们视线。

“沈辰宇!”蒋静压低声音扯了扯我,一手指向被灌木丛遮挡住大半个身子的男生。

听到这个名字我当即红了脸,同时不忘顺势望去。

“好机会啊!”蒋静继续道,“他一个人在小花园散心,你假装偶遇,说不定还能告个白什么的!”

“我、我不敢!”我不断往后缩。

“哎呀!你怕什么!我可是听说他最近跟刘校花走得很近。再说了,人生不就是在失败和成功中交替的嘛,跟他告白的女孩儿也不少,拒绝你一个也不嫌多,人家不会记得的!”后半句话蒋静大概是为了宽慰我害怕被拒绝后的尴尬,可话虽如此,却不怎么中听了,果然忠言逆耳啊!

其实不用蒋静说,我最近也发现自己变漂亮了,而我也曾怀疑过是不是那朵玫瑰造成的。但无论我怎么千呼万唤,它都没有出现过。

对此,我既安心又害怕。安心是因为不用再担心自己跟它心意相通,害怕是因为我还是没法确定它是否真的存在于我体内。

深吸一口气,我最终还是决定去给暗恋了两年的男神告白!不就眼一闭嘴一张的事嘛!蒋静说的没错,反正男神拒绝的人也不少了,不会记得我的。要知道他的人气可是跟薛煜齐肩,而且他跟薛煜也是好哥儿们。这样说来,我凶他好哥儿们一次,他拒绝我一次,大家也扯平了……

“加油加油!”蒋静默默为我打气,她那压低声音不敢大幅度挥手的姿势看起来格外好笑。我好不容易聚集的勇气差点漏气,于是赶紧朝沈辰宇冲去。

“沈辰宇!”我大喊道,脸上带着自认为最真诚的笑容,但接下来的话还是没能说出口。因为我看到了在沈辰宇对面优雅而坐的刘媛媛,也就是蒋静刚才说的刘校花。

我傻了,呆了,完全忘了反应。直到蒋静不耐地冲到我身边,于是她也愣住了。

“有事吗?”沈辰宇打破沉默道,脸上带着阳光般灿烂的笑容,跟他篮球队队长的名号很般配。

“我……”

“来跟阿宇你告白的吧。”我还没来得及开口,一个女声插道。

说话的不是刘媛媛,而是刘媛媛的小跟班蓝沁——名字取得挺淑女,但因跟着校花混,说话却很不客气,甚至有些尖酸。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刘校花表现得很温婉,但知情人都知道她也不是善茬。碰到这两人,我真是倒了八辈子大霉!

“这也不一定啊。”沈辰宇微笑着为我解围,脸上明晃晃的笑容让我心神恍惚。

果然是男神啊!人真好!他被众多女生封为男神还是有理由的!

“我只是来打招呼的!”我顺着男神的话接道,讪讪一笑,“没想到这么巧,你们也在啊。”

“媛媛是来跟阿宇约会的,当然在一起。”蓝沁得意笑道。

一道晴天霹雳,我跟蒋静同时被劈中。校花下手挺快啊!

“这样啊,那真是恭喜二位。”我硬着头皮祝福,随即拉上蒋静打算离开。

但蓝沁却不依不饶,阴阳怪气地挽留:“赶得好不如赶得巧,既然碰上了就一起聊聊天儿吧。我们正在讨论媛媛这次班级模拟考拿了班上第一名去哪儿庆祝呢。”

“装什么装……”蒋静口齿不清地嘀咕,一边假装看风景似的翻着白眼。

蓝沁耳尖,立即提高嗓子道:“你说什么?”

“我说……”

“没什么没什么。”我适时打断两人的你来我往。

我转头对蒋静小声道:“你跟她吵什么?晚上还有没有心情吃火锅了?”

蒋静撇嘴,终是没有继续,我又对沈辰宇解释:“我俩待会儿约好去吃火锅,你们玩得开心,再见!”说罢,也不等他们再次回答,我拉着蒋静疾步离开。

我最近是怎么了?怎么都是在尴尬的情况下遇见薛煜跟沈辰宇呢?

鉴于下午不愉快的插曲,晚上吃饭时蒋静一直在数落刘媛媛和蓝沁两人。什么一个装白莲花,一个斗鸡,好像全天下的女生都嫉妒她们的美貌和才华之类的。

我叹息,说刘媛媛确实又漂亮又聪明。蒋静一瞪我,埋怨我长他人威风。但我其实根本就没想跟她们比什么。在我的世界观里,过好自己的生活就行了,毕竟我又不是为他人而活。

但我这话没跟蒋静说,她现在需要发泄,她一向是个直肠子,虽然有时候说话难听了点,但心地很好。我见她说累了,为了表示自己不能跟她一起同仇敌忾的遗憾,主动申请去买饮料。

“我要优益C啊!大瓶的那种,可以喝到明天。”她毫不客气地点单。

我认命点头,起身去隔壁的便利店。

下午6点半,夏日的天空还算明亮,天边火红的夕阳仿若水彩般美丽。当我提着买好的饮料推门而出,想感叹下大自然的美妙时,迎面撞上一堵肉墙。

以前看小说时不理解肉墙到底是什么样,总觉得太过夸张,然而当下,我是实打实地感受到了什么叫肉墙!

我鼻子被撞得好痛啊!这真的是人类的身体吗?

“哎哟!”我吃痛情不自禁叫出声,一边揉着鼻子一边准备教育教育这个走路不看路的家伙。结果一睁眼,看到的是扣子紧绷的黑色衬衫,以及衬衫下极具爆发力的肌肉线条。

我不是遇到什么不良分子了吧?这是我第一想法。

“不好意思,是我没看路,你受伤了吗?”属于男人沉稳的声音响起。

区别于校内男生的青涩音质,他的声音充满了阳刚与磁性。毫不夸张,我当即就起鸡皮疙瘩了。简直刺中了我身为女性的娇柔。

我抬头望去,对方比我高了整整一个头,棱角分明的脸跟他的声音很配。但让人眼前一亮的是,这张脸竟然一点也不糙?像极了我曾经看过的红极一时的总裁文小说封面的男人。

“没、没事。”面对美好的事物人类总是很容易原谅,主要是对方态度又这么好,我不好再追究,笑笑道。

但下一秒,黑衬衫男的温文儒雅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充满警惕的防备跟窥探。

我心下一惊,难道是我笑得太难看?还是我刚才脑中的臆想被他看穿了?嗨!我就知道我最近总是烂桃花,每次碰到帅哥都有意外。目睹绝色美男的转变,我赶紧缩缩脖子离开。

后来,我将这一幕说给了蒋静听,她听完哈哈大笑,连一句安慰都没有,直到我黑脸了,她才说了句:“你做得很对,我们不能给美色迷住了眼!防人之心不可无!”

她这话是在回寝室的路上说的,后来我俩又聊了阵八卦,然后洗完澡便安心睡觉了。当时的我以为,我俩永远都会这么无忧无虑,哪怕今后工作见面时间少了,也能一个电话就拉近彼此间的情意。但意外,总会来临,一场战争,悄然入侵……

“啊——”尖叫划破黑暗。

“怎么了?”最先被吵醒的是咏琳,她睡在靠门边的床位。

我随后醒来,带着朦胧的睡意口齿不清地道:“不知道,可能是谁摔倒了吧……”话说完,我看了眼手机,上面显示“00:35”,见时间还早我又要闭上眼睡去,但更多的尖叫声在下一秒响起……

“怎么了怎么了!”之前没被吵醒的蒋静也被吓醒。

“外面很吵,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咏琳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嘿!瞧你这出息。”蒋静打趣,随后她穿着睡裙爬下床。

“等等,我跟你一起去。”以防万一,我叫住蒋静后也穿好衣服下床。

“怎么没声儿了?”打开寝室门后,叫声戛然而止,看着空荡荡的走廊,蒋静不由得奇怪道。

“嗯,不过也有其他寝室的人被吵醒了。”我四处张望了一番,见灯光断断续续亮起——我们学校寝室的灯并非统一关闭。

夏天的夜晚带着丝丝凉意,但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今晚格外凉。和蒋静站了一会儿,我们没再听见尖叫声,便打算回屋接着睡觉,要知道明天上午还有课呢。但就在此时,接连不断的尖叫声再度响起,声音的来源甚至包括我们寝室!

蒋静最先反应过来,她掉头朝身后望去,我紧随其后。接着,我俩看到了仿若科幻大片中的场景。

我们寝室外有一棵大树,长得枝繁叶茂,是一道优美的风景线。但现在,这道风景线变成了恐怖片。

细长的枝丫仿佛有生命似的,扭扭曲曲地试图从并未关闭的窗户伸进来,而上面的树叶在月光下一颤一颤的。这让我有种它们在笑的感觉……不对!不是感觉,我确实清晰地感受到它们在笑!这种感受来自大脑,并非五官!

这……这太诡异了!

“这是……什么啊?末日小说情节吗?”被吓傻的蒋静终于喃喃开口。

“关窗!关窗!别让它们进来!”我也反应了过来,急忙大喊道。

蒋静闻言大步朝窗边冲去,并成功赶在树枝伸进来之前关上了窗。

“啪——”细细的枝丫抽打在透明的玻璃窗上,由于力的相互作用,它往后弹开了一小段距离,等停稳后左右摇摆了几下,我又听到了它的想法。

它说:“好晕啊……”

“怎么了?”见我表情有些奇怪,蒋静问道。

我顾忌咏琳在场,摇摇头表示没什么,转而道:“看来这就是她们尖叫的原因了。”

“现、现在该怎么办?”终于回过神,咏琳怯怯问道。

“我们先去宿管阿姨那里看看。”关键时刻蒋静越发冷静。

“等等我,我跟你们一起去!”眼见我和蒋静要离开,咏琳连忙喊住,随即匆匆穿好衣服爬下床。

“静儿,你也把衣服穿好。”我对蒋静道。不知为什么,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大概是我面色太过严肃,蒋静二话不说,一手抓过床头的衣服穿戴整齐。想了想,我把脚上的人字拖也换成了轻便的运动鞋,蒋静和咏琳见状也换了方便运动的鞋子。随后,我们三人一齐往宿管阿姨那儿走去。

一路上,尖叫声不断,逃窜奔走的女生不少。其中也有不少人跟我们不谋而合,纷纷朝宿管阿姨那儿奔去。

下楼时,原本我们三人跑在最前面,但在转角的时候几个女生忽然从我们身后挤来,硬生生插到我们前面。咏琳险些被撞倒,亏得我和蒋静及时扶住了她。

“有没有搞错啊!”蒋静不满道。但奔跑中的几人完全没理她。

“算了,这种时候没人会在乎这些的,我们赶紧走吧。”咏琳示意无所谓,我们也露出无奈之意,再度前进。

然而事情的发展再次出人意料。

距离门口还有十几米,原本放在寝室楼门口当装饰的盆栽忽然变得巨大无比,然后两片大叶子一张,再一合,把尖叫着跑在最前头的几个女生全部包裹了,而当两片叶子再分开后,女生们消失得无影无踪,巨大的盆栽则再度变小,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它……它吃人了……”蒋静不可思议道,我听见了她紧张到咽口水的声音。

“那我们还出去吗?”咏琳轻声问,浑身抖得厉害。

“还是出去。”我坚定道,“现在整个寝室都被包围了,回去只是坐以待毙。”话说完,我想起二楼敞开的空寝室,“我们从二楼寝室的窗户跳下去,一二楼距离不高,应该没事。”

话说完,我们三人再度回到二楼。

先前我不知道,现在想起来里面的人应该也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这盆伪装的盆栽给吃了。除了二楼,我还看见好几间空寝室。

临走前,我在这间寝室找出白纸和笔,简单交代下寝室楼门口盆栽的情况,并贴在前往门口必经的墙壁上才离开。

我现在没法儿拯救大家,只能尽量提醒。

到达宿管阿姨的住处时,里面空无一人,也不知道她是被吓跑了,还是被吃了。但不论哪种,我们都决定马上离开。

“去教师宿舍看看吧!”蒋静提议,“毕竟学校代表官方,说不定他们早有预知,做了什么准备呢?小说里面都是这么写的。”

对于蒋静的话我并不赞同,她就是阴谋论看多了,真要出事学校怎么可能不透露一点儿风声,要知道“务必保密”这句话往往最不保密。但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同意了。毕竟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老师就像家长一样,是我们的主心骨。只是我们刚出寝室没多远,就看见几张熟悉的面孔。

薛煜,沈辰宇,刘媛媛和蓝沁。

“女生寝室那边也有会吃人的植物吗?”沈辰宇率先问道,脸上写满了惊恐和疲惫。

“对啊!你们从哪儿来啊!”蒋静大口大口喘着气。

“教师宿舍。”回答的是薛煜,“异状发生后我们想去找老师,但教师宿舍整栋楼都被密不透风的爬山虎包起来了,我们只好往这边跑。”

闻言,我、蒋静以及咏琳面面相觑。而后我把刚才发生的事简单描述了一遍。

“糟了,这下真是走投无路了!”沈辰宇听后摇头叹息,他环顾了四周一圈,“这学校不会就我们几个活下来了吧?”

映衬着晦暗不明的月光,以及不知什么时候销声匿迹的尖叫,沈辰宇这句话令大家面色都沉了沉。跟在他身边的刘媛媛和蓝沁紧紧拉着彼此的手,不发一言。

“你们接下来准备去哪儿?”过了会儿,薛煜看着我问道。

我有些没反应过来他是跟我说话,等意识到时才急忙回答:“我想先问问家里的情况,不过刚才跑得太急,没带手机,接下来准备找个能打电话的地方。”

“可惜我们几个的手机拿去喂植物怪了。”薛煜无奈地笑了笑。

“对啊!刚才教师宿舍前小花坛里的花儿突然变得跟牛一样大,嗷嗷就朝我们袭来,我下意识把手机砸它脸上了……不对,是砸它嘴里了……啊不对,那到底是脸还是嘴啊?”情况危急,见沈辰宇竟然还在纠结“脸”和“嘴”的事,我忍不住笑出声。

“现在不是说这个事的时候吧?”刘媛媛忽然开口,心情不是很好。

她说话时不满地瞟了我一眼,然后才转向沈辰宇。沈辰宇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比了个嘴巴上拉链的动作。

“现在还摆什么谱啊……”蒋静小声嘀咕,再次献上白眼一对。

“行了,这时候就别理她了。”我小声跟蒋静道。

蒋静闻言瘪瘪嘴,听劝地保持了沉默。

但我俩的对话却被蓝沁给听去了,她伸出手,浑身颤抖地点着我和蒋静以及无辜的咏琳道:“你们也太狠毒了吧!阿宇选择媛媛那是两相情愿,你这个单相思的家伙就不能大方祝福吗?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争风吃醋!”

说实话,虽然蓝沁这话是在骂我,但我听完只觉得好笑。她这“恶人先告状”以及“自吹自擂”手法简直太低级了。

“你说什么呢!”蒋静忍不住跳了起来。

我连忙拽住她:“算了算了,别跟小孩子计较。”

听到“小孩子”三个字,蒋静乐了:“哈哈!对!爸爸不跟小孩子计较。”

呃……我说“小孩子”不是为了占人便宜,只是觉得她幼稚而已啊!

“你说谁是你女儿!”蓝沁这下更气了,平常用来掩饰她智商低的矜持都丢掉了,模样活像个泼妇。

“我可没说我是你爸爸,这是你自己承认的。”蒋静更加乐于接话。

“你……”

“够了!”蓝沁还想反驳。刘媛媛开口阻止。

不得不说,比起蓝沁这个跟班刘媛媛高明多了。虽然她也很气,但还是维持着漂亮的脸蛋儿,身上也透露出一股高冷女神的气息。所以哪怕是不满的语气也很难让人厌恶——除了我们几个当事人。

果然是看脸的世界啊!

有刘媛媛出面,跟班蓝沁自然而然闭嘴了,哪怕她再不满。

不过等她视线收回一半,下意识掠过旁边默不作声的薛煜时,脸上顿现惊慌,失态后的尴尬之情一览无余。

“狼狈为奸小姐妹,一个看上沈辰宇,一个看上薛煜,这是准备齐齐霸占咱们学校的校草啊……”蒋静也注意到蓝沁的表情,在我耳边小声道,“你说这蓝沁心甘情愿跟在刘校花身后不会就是为了这茬吧?毕竟靠她自己接近薛煜那可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毕竟薛校草外号‘女性绝缘体’……”

耳边蒋静的八卦还没完,我脑中突然警铃大作,浑身肌肉紧绷。

蒋静有所察觉后也停止不语。

突然,一条成年男性手臂粗的绿色藤蔓“唰”一下出现在薛煜几人身后。

“小心!”我只来得及大喊一声。

好在薛煜和沈辰宇反应快,两人一左一右闪开,沈辰宇顺带揽着刘媛媛,而刘媛媛又拉着蓝沁,结果那条藤蔓就这么扑了个空。

扑空后的藤蔓又立即竖起了身子,像是一条欲待进攻的毒蛇。

藤蔓左右晃悠了一下,而后锁定目标。

在它锁定目标的同时我脑中直接接收到它的话:“那个小子身边竟然有两个雌性,太可恶了!简直是在虐我们这些单身狗啊!”

这些变异植物也信奉“秀恩爱死得快”这一套说法吗?而且它们是植物啊!竟然叫自己“单身狗”!

“沈辰宇闪开!”心中思绪翻滚,我还是第一时间警告了沈辰宇。

万幸他没有将我的话当耳边风,立即拉着刘媛媛,连带蓝沁再度闪开了。

就这样,我帮被“妒火中烧的藤蔓”攻击的沈辰宇躲开了几次攻击。

可藤蔓耐力太过持久,沈辰宇渐渐体力不支,而藤蔓又固执地只攻击他一人,无可奈何,我只好对沈辰宇道:“你放开刘媛媛和蓝沁。”

“你这个毒妇!”我话音刚落蓝沁就尖叫道。

后知后觉,我意识到自己祸从口出,但也不想给他们解释,免得被当成怪物,只好用了最笨的一个办法——上前帮忙。

“橙子!”

“白橙!”

在我冲出去的同时蒋静和薛煜异口同声道。听到薛煜的声音我一愣——薛校草竟然知道我的名字?

不过他们还是没能阻止得了我,头脑一热的我很快就挡在了沈辰宇三人面前。而我的突然出现让藤蔓愣了愣。

我心中欣喜,以为自己能听懂它们的话,大概是因为被“玫瑰花”附身的我被它们当成了同类,然而事实证明我太天真,不过三秒,藤蔓再次发动攻击。

完蛋了!我内心哀号着,认命地闭上双眼。

黑暗中,我只觉得眼前似乎有白光闪过,伴随而来的还有一股凉意。

“躲开。”而后,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

这个声音不属于薛煜或者沈辰宇中任何一人,但我确确实实听过——是便利店那个男人!

黑暗中,一身黑色装扮的男人动作利落干净,动作快得不像人类,伴随着他每次行动,被布料紧紧包裹的肌肉线条都展现出惊人的爆发力……

“橙子,你是不是害羞了……”耳边响起蒋静略微无语的声音。

我张张嘴想否认,却觉得喉咙发干,于是只得边咽口水边摇头,装作若无其事地开口:“我们才见过两次,连认识都不算,我害羞什么。我这只是人类面对美好事物时的正常反应。”

雌性荷尔蒙上升了……

“见过两次?”蒋静抓住重点。

“他就是我跟你说过的便利店那个……”

我俩对话很小声,不过现场除了我俩大概也没人有这个心思聊天八卦。

咏琳被藤蔓吓得还没回过神,沈辰宇又后怕又狂热地盯着眼前的战斗,薛煜也是沉默等待,刘媛媛和蓝沁则趁着空当赶紧休息。

突然出现的便利店男办事很有效率,在我和蒋静几句话的时间就把藤蔓一分为二解决了。

藤蔓被砍断几节身子后,很人性化地抖了抖,而后见鬼似的逃走了。

对,没错,是逃,因为我“听到”它说:“救命啊!这个坏人哥哥好凶残啊!”

至此,我的三观彻底崩溃。

“你们还好吧?”刚才一番激烈战斗似乎并未对男人造成任何影响,收起手中的刀后他脚步沉稳,呼吸顺畅。

“没事没事,谢谢啊!”沈辰宇急忙回应。但男人却连看都没看他,而是直直地把目光落在我身上。

他这样一来,在场几人都不由自主朝我望来。我有些别扭地笑了笑,露出一个感激的表情:“我没事,谢谢你。”

“嗯,下次不要这么冲动了。”男人无比自然地回答,我脸上笑容石化,换上尴尬的表情。

大哥!我知道我冲动了,但你也没必要这么***裸地打我脸吧?

“不止冲动,还想害我和媛媛,竟然让阿宇放开我们!要知道我们两个女生如果不是靠着阿宇,早就动不了了。”缓过气的蓝沁接话。刘媛媛虽然没说什么,但神情满是赞同。

听到这句话,从来对蓝沁的小人之心不在乎的我顿时炸了:“知道自己身材不好就好好锻炼啊!靠什么节食减肥啊!就是因为你们拖后腿,沈辰宇刚才好几次差点被打到!”

“你、你说什么节食减肥!”蓝沁红着脸争辩,眼角余光瞟向薛煜,不过人家薛煜根本没看她,而是低头思考着什么。

刘媛媛闻言脸上也有些难堪,不满地看着我。

“看什么看,事实就事实!”我不甘示弱。

不知为什么,心里突然特别气!

“行了,一人少说几句吧!”沈辰宇开口。

小说《荆棘玫瑰,仲裁夜》 第一章 这个坏人哥哥好凶残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