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儿宝阅读网 > 都市 > 男人的脊梁
《男人的脊梁》最新章节 男人的脊梁周扬帆许有香全文阅读

男人的脊梁 硝烟

主角:周扬帆许有香
主角是周扬帆许有香的小说是《男人的脊梁》,它的作者是硝烟写的一都市类小说,文中的都市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高三学生周扬帆在冲刺高考前夕,父亲摔断了腿卧病在床,母亲劳累过度突然住院,头顶上的天塌了。继续在校去....
状态: 连载中 时间: 2020-11-19 16:36:1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周扬帆,你真的......打算退学了吗?”耳鬓有了少许白发的班主任徐国浪显然没有想到眼前的学生来找自己,居然是这个怎么也想不到的变故。他眉头紧锁,推了推鼻尖上的眼镜,看着眼前这个面容消瘦抿着嘴唇略显有点局促不安的学生,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声问道。

“是的!我已经决定了。”周扬帆咬着嘴唇望着地面,努力控制着心中澎湃的情绪,终于抬起了头看着老师,“我家里实在是太......”他轻轻的哽咽起来,湿润的眼角终于流下了一滴清泪。

一个老师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幕略显惊讶,瞄了他们一眼又拿了什么东西走了。周扬帆把头扭到一边,用衣袖轻拭眼角,心中暗暗羞愧,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明明已经打定了主意,此刻却这么不争气地掉眼泪。

“周扬帆,你家里的情况我大概了解一些,确实是非常困难。咱们能不能......能不能再想想办法克服一下?再找亲戚帮帮忙?学校这边我再去找校长商量一下......”徐国浪起身把办公室的门关上,回来拉过一把椅子让周扬帆在边上坐下,心中微微叹息了一声试探着问道,“你的成绩我有数,努力一下肯定能考上大学,现在已经是高三了,已经进入冲刺阶段,就这么退学了说不过去啊......”

“徐老师,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看着眼前这位如同父兄一般的老师,想着他平时对自己的好,周扬帆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掉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掉在干净的旧鞋尖上,很快消失不见了。“我的父母都是农民,主要收入就是靠着家里的土地,现在我爸爸摔断了腿还躺在床上,妈妈又生病住进了医院,地里的棉花开得一片白都没人去摘,我要是不回去的话那就只能扔掉了,那可是我们家全年的希望啊......”周扬帆抹着眼睛道,“再说,我们前年刚盖了房子,欠亲戚的钱还没有还上,我就是考上了家里也供不起......”

屋漏偏逢连阴雨。徐国浪脑海里想到这么一句话,不禁又是一声轻轻的叹息,无奈地摇了摇头。家中欠债,父母的身体又都出了问题,这种情况放在任何一个懂事的孩子身上,都会面临艰难的抉择吧。可是就让眼前这个品学兼优的学生就这么退学了,他是打心眼里舍不得。

徐国浪作为周扬帆的班主任,对于他的表现是非常满意的。这个孩子好学上进,也不像同龄的很多学生一样叛逆,能够非常自觉地完成学习任务,老师们对他的印象都不错。这孩子唯一与众不同的就是和同学们不太合群,除了和个别同学关系稍好之外,平时似乎是一直游离在集体生活之外。当然也并不是说他的性格有多孤僻,徐国浪觉得他就是可能有点自卑,一向衣着简朴的他很少和那些三五成群衣衫亮丽的学生走在一块,也许是不想给人一种穷酸的感觉吧。

同样从困难岁月走出来的徐国浪能够体会眼前这个学生不太合群的原因,知道在心理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而又极其在乎颜面的年轻人面前,自卑会给他的心灵带来怎么样的伤害。他这个班主任能做的就是尽量给他营造一个公平的学习环境,甚至在许多时候还带着一丝偏爱,就是想让这个学生能够放下心理负担,安心地学习。

周扬帆也没有让他失望,甚至让他感觉到骄傲。他的骄傲也是周扬帆的骄傲,就是成绩。和平淡无奇的衣着打扮相比,周扬帆的成绩一直稳居在班级前几名,这个成绩一直保持下去的话,足够让他进入大学。

这样一个距离大学一步之遥的学生现在居然说要退学,徐国浪心理上接受不了。他扪心自问,如果是一个调皮捣蛋或者成绩惨不忍睹的学生说要退学的话,估计他一点都不会这么惋惜甚至还会有点求之不得吧。

很难接受,可是又无可奈何。按照周扬帆说的,他家里真的没有办法再供他上学了。家里欠着一屁股债务,父亲母亲两个病号,家里连他的生活费都难以为继,又有全家赖以希望的几亩棉花没人照应,他也很难安心放得下家里在校学习。

他很想帮这个学生一把,可是又有心无力。如果是周扬帆的学习上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他完全可以适当照顾一些,可是周扬帆现在面临的是家里的情况,他这个优秀教师也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这样吧,”徐国浪想了一下道,“我去找一下校长,想办法给你办一年的休学,等明年你家里的情况好转了,你再回来上学。你底子好,岁数也小,休学一年问题也不大,等回来后加把劲,考上大学的希望还是有的。”

“谢谢徐老师!”周扬帆红着眼睛道,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掉,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摔得粉碎。他努力地用手去抹,却怎么也抹不干净。

徐国浪轻轻在学生的肩上拍了一下,深吸一口气去找校长了。周扬帆也随后出门去了操场等候消息,马上就要下课了,自尊心很强的他可不想让人看到他眼睛通红的样子,也不想让自己退学的事情弄得尽人皆知。

上午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今天也不知道是太阳从西面出来了还是怎么的,经常被其他老师宣布“生病”的体育老师居然出现了,带着大家在操场上进行自由活动。

几个身材高大的男生打起了排球,一群女生在围观助威。有的同学在双杠那边爬上爬下,有的同学在沙坑那边跳远,更多的同学三三两两地在操场上溜达,偌大的操场上散布着稀疏的人影。。

一身校服扎着马尾巴的庄眉眉头微皱,独自一人目光在操场上不停地搜寻,终于在最偏僻拐角的松树后面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她眉头微微皱起,快步走了过去。这个家伙第三节课就不见了踪迹,原来是躲在这儿。

作为周扬帆在班上为数不多的朋友,庄眉对周扬帆有着超越普通同学的情感。他们两个一起从潮河湾中学考入县中,又一直在同一个班,学习成绩也不相上下,心里自然要比其他人亲近一些。当然除了同学间自然的友情之外,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正是青春年少的年华,少男少女的那点心思又有谁能说得清呢。可是在繁重的学习任务面前,他们小心翼翼地将这层独特的情感小心地呵护着,没有像许多同学那样坠入爱河,而是彼此心照不宣地守护着这层未曾捅破的窗户纸,打算等考上大学再吐露心扉。

“周扬帆,你在这里干什么?怎么第三节课都没有上?”带着小小的愠怒,庄眉突然出现在松树后,刚要再质问一下周扬帆,看到他猛然抬头发红的眼圈,心头一颤语气突然间就缓了下来,走近他身边小声询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哭了?”

“没有......我是眼里进了虫子......”周扬帆慌忙否认,然而他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看到庄眉有点恼怒又满含关心的眼神,心知瞒不过去,只好低声坦白道:“我......我要退学了!”

庄眉吓了一跳,一把抓住周扬帆的胳膊着急道:“你胡说什么?好好的怎么突然要退学?”

周扬帆微微挣扎了一下,庄眉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赶紧往四周瞄了一眼,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况,才松了口气,脸颊不由自主地泛起一抹红晕,语气却依然急切:“怎么回事啊?”

周扬帆不敢看她眼睛只好低着头,脚尖在地上轻轻地踢着:“上午我们庄上的二叔给我带生活费来,说我妈妈病了住进了医院。我爸爸摔断了腿你是知道的,现在妈妈又病了,地里一大片棉花没人管,我弟弟也在上学......所以......我不能再上学了,我得回去......”

家里欠着外债,父亲车祸断了腿,妈妈积劳成疾住院,还有一个上学的弟弟,田里七八亩棉花需要人打理,这就是周扬帆需要面对的现实。同样是农村出来的庄眉,很清楚这一切意味着什么。她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周扬帆除了退学回家帮忙几乎没有第二种选择,总不能让他弟弟不念书了回家做事吧,那还是个少年啊,能派上什么用场。

“能不能让亲戚帮忙啊?”庄眉皱着眉头道,“这种时候他们应该帮一把啊!”

“没用的。”周扬帆缓缓摇了摇头,“我们家盖房子的时候就是向亲戚借的钱,现在还没还上呢。再说这时候哪家不忙啊,总不能放着自己家的事情不做去给我们摘棉花吧。”

“可是......可是我们说好了的要一起考大学的呀!”听了周扬帆的解释,庄眉带着哭腔道,“你现在突然要退学了,那我们的约定怎么办?”

“对不起!”周扬帆心里那个难受呀,恨不得一拳将面前的树干砸个粉碎。他不敢看庄眉的眼睛,没法回答她的问题,只好努力地将身体扭转开去,艰难地控制自己着自己的情绪。“你好好努力,我会祝福你的,等你考上大学的好消息。”

他不是书呆子,从上初中就对同班的庄眉有好感。那时候庄眉就长得好看,身材虽然没有现在发育的玲珑有致,但是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最主要的是庄眉心地善良为人又随和,学习成绩又不错,对比她小一岁的周扬帆也多有照顾,一直是周扬帆学习上追赶的目标,也一直是大姐姐般的存在。虽然初二的时候分到了不同的班级,初三的时候又成了同班同学,又以两分之差一起考上了县高中,恰好又分在一个班级,可以说这种延续了几年又超出了传统意义上的友谊在两人心目中都扎下了根。

“不!我不要你的祝福!”庄眉红着眼睛道,“我要和你一起上大学!”

“别傻了!”周扬帆心里头千百种滋味一起涌上来来,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去安慰她。他很想伸手拭去庄眉眼角的泪滴,可是他知道不能,只能像是安慰对方又像是给自己辩解道:“徐老师说,可以帮我办休学......”

“休学?那你明年还会回来的是吧?”庄眉愣了一下,黯淡的眼里闪过一丝希望,旋即又失望道:“那我们还是没法一起考大学了?”

看到周扬帆没有说话,庄眉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像是给他安慰又像是鼓励道:“明年能回来就好,你成绩不错,还是能上大学的。那我们重新来个约定好不好,我在大学等你,你可一定要要来哟!”

看着庄眉满是渴望的目光,周扬帆略带迟疑地点了点头。

“我们拉钩!”庄眉破涕为笑伸出了纤细的小指。

小说《男人的脊梁》 第1章 突遭变故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