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儿宝阅读网 > 仙侠 > 铁血少年双龙会
《铁血少年双龙会》最新章节 铁血少年双龙会吴霜霜唐展白全文阅读

铁血少年双龙会 舍钱书声

主角:吴霜霜唐展白
主角是吴霜霜唐展白的小说是《铁血少年双龙会》,它的作者是舍钱书声写的一仙侠类小说,文中的仙侠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少年都有江湖梦,仗剑纵横逍遥行。回首已是数十载,江湖记忆录书中。.
状态: 连载中 时间: 2021-11-17 12:48:2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夕阳的余晖下,一个相貌平平的青衣男人在大道旁的巨石上,以佛祖涅槃的姿势侧卧着,微微眯着眼睛欣赏着斜阳的景色,轻轻的叹了口气低语道:“唉~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啊!还是尽快入城找家客栈住下吧。”说着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双指放在口中打了个唿哨,随着口哨声响起,远处树林边草地上吃草的黑马仰起头,打了个响鼻,缓步向大道旁的巨石走来。青衣男人看黑马走到巨石下,笑嘻嘻地说:“乌鸦,你是吃饱喝足了,我可是饿的前心贴后心了。人家的马都是任劳任怨,你可到好,饿了就不干活,伺候你跟伺候大爷似的。吃饱喝足了,咱们继续赶路吧。”说完一个小跳,朝着马鞍上落去。

就在这时,黑马向前一蹿,两条后腿猛的向半空中的青衣男人踹去。男人毫不惊慌的凌空踹出两脚,结结实实的与马蹄撞在一起,嘭嘭两声响后,黑马四蹄蹬开在大道上飞奔起来。男人被自己的马踢了两脚,猛的向后飘了出去,随手一抖袍袖,黑光一闪,一条漆黑的鞭子缠在了巨石的凸起上,青衣男人手臂使劲一拉,凌空倒飞出去的身体瞬间停滞,猛的向前射了出去,电光火石间越过了巨石,黑鞭一甩,缠在马鞍上,又一个起落后,眼看青衣男人就要落在马背上,黑马猛的向斜前方蹿去,凌空落下的男人猛的伸手一抓,紧紧的扣住马鞍,一条腿挂在马身上,整个人贴在马肚子侧面,缓了口气,使劲一翻身终于坐在了马鞍上,青衣男人的脚还在试图找乱晃的马镫时,黑马猛的停下,由于惯性太大,青衣男人抓着马鞍的手还是松开了,整个人脸朝前叫喊着飞了出去。接近地面时,双掌像猫奔跑似的往地上一刨,整个人往前又跃出一两米,借着双掌推地的反作用力,上身抬了起来,终于回复了凌空站立的姿势。双脚接触地面后惯性的往前跑了几步,“哎呀”一声扑倒在地上。尘埃落定后,青衣男人看看脚下的牛屎说:“唉!想不到我一世英名居然毁在这坨屎上。”

青衣男人站起来,拍拍浑身的尘土,使劲儿蹭着鞋底的牛屎,边走向黑马边恨恨说:“臭乌鸦,训练你一身本事是防止你被别人骑的,不是让你耍我玩的。”黑马低下头用脸蹭蹭男人的身体,像是孩子撒娇一样,青衣男人口气一软说:“唯女子与马人难养也。我知道这几天出去办事你看不到我,生我气了,所以才故意跟我找别扭的。这也不能赖我啊。你不是人,不理解我的种种无奈与苦衷啊!”说着翻身上马,向大道尽头不紧不慢的跑了下去。

太阳刚刚落山,城门即将关闭的时候,一个白衣男人进入了小城,守城的官军只是随意的看了看一步三摇的男人,又看了看布告栏里的通缉犯,觉得没有什么相似之处,只是觉得这个白衣男人样貌普通,可神态很是从容,可能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公子,也就没有特意盘查询问。

白衣男人在小城的主道上缓步前行着,来到一间挑着酒幌的木结构小楼前,门口跑出一个长相英俊的小跑堂客气的询问道:“客官,您是打尖啊?还是住店啊?”

白衣男人干咳了一声说:“吃面!”

小跑堂目光闪烁了一下说:“吃面,您可找对了,周边的老百姓都知道我们同福老店各种面食很有特色,就是不知道您想吃什么面?”

白衣男人毫不迟疑的说:“给我来一个不看僧面看佛面,顺便烫上一壶九月九的宫廷玉液酒。”

小跑堂点点头说:“那您还要点几个小菜下酒吧?”

白衣男人随口说:“给我来一份熊象一掌定乾坤,再来一个金睛猴头会蛟龙,最后来一个八仙过海汤,噢~对了,你们家的群英荟萃做的很好,上一盘解解油腻。”

小跑堂笑呵呵地说:“哎呦,客官这么了解我们家特色,原来还是老主顾上门了。那您里面请。”随后转身边往里走边喊道:“天字三号房本店老客一位。”引领着白衣男人走上了三楼靠走廊最里面的一个房间,等男人坐好后恭敬地说:“您先休息一下,我去给您沏壶茶,顺便给您把菜点了。”随手带上门快步向楼下走去。

白衣男人坐在主位上,环视着房间内雅致的摆设微笑的嘟囔道:“什么破切口啊!也不知道谁想出来的。”过了不一会儿房门被轻轻敲响,男人随口说:“请进!”

房门打开后,鱼贯而入三男四女,英俊的小跑堂看门关严后抱拳道:“同福堂弟子妙手空空唐展白参见乾坤堂龙头八层长老。”随后指了指身后一位风韵犹存的美妇人说:“这位是同福堂七侠镇分堂堂主风四娘玉桐香。”然后依次介绍道:“这个胖厨子是不吃人头姜大嘴,账房先生打扮的是口若利剑吕温侯,女仆打扮的是出水芙蓉郭翠平,丫鬟装扮的是我师妹无双妙手吴霜霜,小姑娘是三寸仙姑莫华衫实际已经快三十岁了。七侠分堂除了我们几个核心人员之外,还有外务组的笑面捕头高邢,三舅姥爷燕六,弱大虫茅孩儿,风流员外洪建军,黑铁塔周大,寡妇刀于慧兰,上面有人范大妈,双子星姬有病姬有命......”

白衣男人挥手打断道:“打住!我不是来查你们分堂花名册的。”

风四娘玉桐香媚笑道:“额们七侠镇这么偏僻的分堂很少有五层以上的长老来巡视,这个臭贼也是一时兴奋,还望这位小长老体谅。”

白衣男人回应了一个歪嘴坏笑说:“风四娘果然名不虚传,虽然半点武功不会,可是分堂让你治理的井井有条,大家以你为中心总堂的下派的任务都很好的完成了。你跟这个臭贼的***也是秃子脑袋上的虱子明摆着了,我看抓紧办了吧。免得什么时候天下第一女神捕展二小姐找上门来,把这个臭贼弄走了。”

风四娘看了看唐展白妩媚一笑说:“看来你和展女侠的这点破事江湖上是人尽皆知啊!晚上大厅风硬记得多拿床被子。”看了看小跑堂窘迫的表情,正色的对白衣男人说:“自从乾坤堂老龙头萧声剑影刘风正老剑客金盆洗手退隐江湖后,跟琴音追魂叟杨曲长老浪迹天涯,总堂一直没有公告谁接位乾坤堂龙头。不知道这位小长老怎么称呼?可带了乾坤堂龙头信物?”

白衣男人笑了笑说:“看来风四娘还是很警觉的,虽然暗号切口都对上来,多少对我的身份还是有怀疑的。这事也不怪你,是我跟总堂主商量后这样决定的。乾坤堂龙头今后就会隐身在暗处,作为最后的杀手锏。而我现在的样子也是易容后的,至于我的真实样貌永远会是个迷。这招也是跟总堂主学的。”随后从怀里掏出一面古色古香的小铜镜,背面朝着众人一亮,八卦图案中的“乾”“坤”两个方位尤为闪亮,更奇特的是八卦中心的位置雕刻着四个字“乾坤一掷”。

风四娘等众人单膝跪地抱拳行礼道:“果然是乾坤堂龙头信物乾坤镜,我等礼数不周之处还请公子海涵。不知道您驾临这穷乡僻壤有何贵干?需要同福堂七侠镇分堂怎样配合?还请明示。”

白衣男人伸手示意说:“各位不必多礼,都随意一些。我只是赶路晚上途径七侠镇,所以来你们分堂借宿一夜。”顿了一下说:“另外还有两件事,想看看你们这里有没有什么消息。”看众人精神集中的听着笑了笑说:“据说总堂追查的青衣黑马男人最近在关中出现过,总堂丢失的辟邪宝典必须尽快追回,我途径此处顺便查访一下。”

风四娘、妙手空空等人相互看了看,最后由唐展白回答道:“弟子穿梭于各色人群中,官私两面都没有听到这个通缉犯的消息,外务组笑面捕头高邢等人也是明察暗访,所有疑似人员都已排除可能性。我觉得这个盗宝贼不太会来七侠镇如此偏远所在。”

白衣男人点点头说:“天下有太多穿青衣骑黑马的人了,也许只是个普通人。”眼神中闪过一丝难以形容的光彩后说:“另外就是你们可有去往石之海船票的线索了?”

众人难掩兴奋的神情,随后纷纷失望的摇摇头表示没有线索,沉默了一会儿唐展白说:“石之海真的存在吗?属下自幼行走江湖,根本没听说过还有这样的地方。有幸加入同福堂才听说这样的消息。至于船票到底是个什么样,连个画影图形都没有,我们自然狗咬刺猬无从下嘴啊。”

白衣男人叹了口气说:“也是难为你们了,石之海是真实存在的,总堂至宝辟邪宝典就是老堂主从石之海外围找到的。至于迷宫的核心地带还没有走到,时间就用完了,不得不逃命似的退了出来。否则这批江湖高手都将丧命石之海了。所谓的船票也没有一定之规,每次都会用不同的信物作为登船凭证。不过所谓的船票也都是石之海放出来的几件稀有宝物,所以江湖各大帮派都在尽可能的收集世间罕有之物,剩下就要看看机缘了。有些人收到了宝物,也没有参透其中玄机的智慧,白白的错过登陆石之海的机会。比如当年的参谋将军谷穿肠,就是因为失手打碎了琉璃盏,才发现了碎片内层的石之海邀请信息,被气的呕出几十两血活活悔死的。”

妙手空空唐展白叹息着说:“唉~琉璃盏这等稀世珍宝,谁能想到里面还有夹层,谁又舍得砸碎了检验。如果猜测失误什么都没有发现,恐怕也要被气的吐血身亡了。我们虽然也收集了一些宝物,可离稀世珍宝还有很大距离,一会儿可以拿给公子鉴别下,看看有没有什么玄机。”

白衣男人点点头说:“随便给我上几个菜,晚上给我安排一间房就可以了。你们各自去忙吧。就当我不存在,没事都下去吧。”众人行礼后鱼贯而出。白衣男人看房门紧闭后笑了笑说:“白蛇郎君的石之海现世,不知道又要给江湖造成多少腥风血雨啊。”

没过多久,桌上摆了四菜一汤,风四娘歉意地说:“公子见谅,我们也是按总堂规矩办事,您的级别和用餐人数这顿饭是最高上限了。执法堂戒律森严,万一哪个食客是执法堂弟子,我们不按规矩办事都要受罚的。”

白衣男子摆摆手说:“不碍的。我练功刚过辟谷期,恢复饮食也吃不下什么,随便吃一些就要打坐休息了。尽量给我安排个肃静的房间。”

风四娘恭敬地说:“已经给您安排好了。郭翠平和吴霜霜刚把东跨院的房间收拾干净了,那里跟主楼有段距离很是安静,每晚都有人轮流值守,一定保证您不受打扰。另外我们收集的几件宝物都放在房间里了,您吃完饭后可以回放查看。没什么事我就退下了。”

白衣男子点点头,眯起眼睛看了看风四娘转身而出妖娆的曲线,歪嘴笑了笑,低头开始吃饭。用餐过后被唐展白引领到东跨院房间休息。白衣男人把玩着桌上各种宝物笑笑说:“皆是凡夫心头物,贪念不去毁自身。病榻归天梦一世,万般虚空笑煞人。”

门外有个清脆的女声说:“好诗。尤其是那句病榻归天梦一世的梦字。想不到新任乾坤堂龙头还是个才子。我可以进来吗?”

白衣男子饶有兴趣地问:“你是?”

门外清脆地女声说:“弟子是唐展白的师妹无双妙手吴霜霜,刚才清点密室宝物时在角落里遗漏了一个叫不出名的东西,特意拿给公子看看。”

白衣男子摸着鼻翼说:“门没有锁,你进来吧。”随着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条曼妙的身影游鱼般的划了进来,动作轻快的好像一只狸猫,眨眼间门又关上了,吴霜霜俏生生的站在门内,手里托着一个小盒子。白衣男人笑了笑说:“姑娘的轻功果然了得,只是点穴的功夫还没练成,手指长度还是有些差异的。你师兄的三十六路菊花点穴手已经小成,不过跟我的灵乾一指比,还是差了不少功力的。”

吴霜霜腼腆一笑说:“公子是乾坤堂龙头,必然是苦修了本堂上乘武学,灵乾一指这门功夫我也只是听说过,据说大成后十米内可以用劲气点穴,能与大李庄黄家的走脉神刀一较短长。想不到公子还是个文武全才。”说着低头走到桌边,把手里的锦盒递了过去。

白衣男子礼貌地说:“霜霜姑娘,你把盒子放桌上吧。男女授受不亲,你这个年纪我这个岁数,有会说的不会听的跳到黄河洗不清,舌头根底下压死人,我得顾全这个。”说着在自己脸上拍了拍。

吴霜霜噗嗤一笑说:“公子真是诙谐,跟京城有个不入流的说唱艺人组织头目颇有些神似。”说着把锦盒放在了桌上。

白衣男人也笑了笑说:“不值一提。”看了看锦盒没有动手查阅的意思,随口说:“霜霜姑娘还有事吗?”

吴霜霜轻咬着下唇犹豫片刻说:“公子,我有一事相求,不知当讲不当讲。”

白衣男子随意地说:“不当讲。”看对面的美女一脸失望的神情继续说:“跟你开玩笑的。你说吧。”

吴霜霜鼓着腮帮说:“你可是乾坤堂龙头,这么跟下属开玩笑,是不是可以叫为老不尊啊?”

白衣男子摸着下巴上不存在的胡子说:“我也不算老啊!”看对面女人气的只能干瞪眼,笑笑说:“赶紧说正事吧?你有什么事儿想求我的尽快说,趁我现在心情不错,也许可以答应你。”

吴霜霜哀怨地说:“公子,同福堂作为消息收集部门,大部分都是干伺候人的活儿,每天还要忍气吞声,空有一身本领也没有机会施展。我想闯荡江湖,做一些有意思的任务,能不能换到乾坤堂,哪怕跟在公子身边做个侍女也好啊。”

白衣男子站起来,伸手摸了摸女人的头,背身在房间内来回踱着步说:“傻丫头,这就是你想的太简单了。江湖险恶,尤其是乾坤堂执行的任务都是踏错一步十死无生。同福堂表面上看起来不怎么风光,实际是各堂人才选拔的场所。只有在纷繁复杂的尘世中能游刃有余,才能应付更复杂的任务。比如寻龙堂的龙头七美香主韦青木,自幼加入同福堂,而且被分配在勾栏瓦肆,最后还不是得到重用提拔。当然了,也得说这个家伙足够不要脸。我也一样,三岁进入同福堂,因为护送转移受伤的乾坤堂老龙头,多次在杀手眼皮下逃出生天,十岁才有机会被调入神行堂执行传递任务。你可不要轻看了同福堂这份打基础的任务,高手在民间。当然,也有一些江湖客厌倦了打打杀杀,找到同福堂这棵大树避世的,所以有时看起来缺乏***。”

吴霜霜目不转睛痴呆的看着男人的背影,沉默的没有说话。看男人转过身坐了回去,轻叹一声说:“唉~属下谨遵公子教诲,希望尽早得到公子认可,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飘飘一拜轻快的退出房门。

白衣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房门悠悠地说:“贫僧这是掉进妖精洞里了。”用手抚摸着桌上的锦盒说:“想必也是什么俗物,不看也罢。赶紧睡觉吧。明天还要赶路呢。”说着吹熄了桌上的几支蜡烛,躺倒床上开始呼呼大睡。

吴霜霜退出房间后,随意的走出东跨院,看了看身后房间烛光熄灭,嘟囔了一句:“不解风情。”

暗影处有个男声说:“我就说你不要用这个方法了,你偏是不听,碰一鼻子灰吧。”

吴霜霜娇嗔地说:“刚开始挺好的,跟我有说有笑的。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本性使然。师兄好好在这个方位守护吧。我去换身衣服就进入自己的位置,也省的你两个地方来回跑了。”话音刚落人已经出现在十米开外。

暗影处的唐展白说:“落燕平沙式,当年的穿云燕子阮金哥轻功也不过如此。”转头看了看东跨院里的房间说:“这个男人不凡啊!也不知道高邢他们外务组的接到飞鸽传书,能不能飞速赶回来,与高人失之交臂岂不可惜。”随后一纵身猿猴似的爬上了旁边的树冠之上。

小说《铁血少年双龙会》 第1章 戏耍同福堂,江湖起风浪(上)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