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儿宝阅读网 > 灵异 > 扎纸禁忌
《扎纸禁忌》最新章节 扎纸禁忌李天张寡妇全文阅读

扎纸禁忌 月华风柔

主角:李天张寡妇
主角是李天张寡妇的小说是《扎纸禁忌》,它的作者是月华风柔写的一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灵异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外公家是扎纸人的,民间有人去世,扎一些房子车子牛马轿子,总之是和白事打交道的行业,然而在我小时候一....
状态: 连载中 时间: 2022-07-28 10:52:33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扎彩铺是一种传统行业,历经千年而不倒。

民间扎彩工艺起源于盛唐,兴旺于北宋。

扎纸,是亡者亲属对亡者追悼时使用的祭祀工具。

与残忍的殉葬不同,用这种可塑性极强的物品,代替活人,为祖人先贤送去祝福的方式,是文明与艺术升华。

世世代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劳动人民,用勤劳创造了这片土地的繁荣,用智慧延续了传统和习俗。

可,随着近些年,科学的不断进步和发展,这种封建的产物正在逐渐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慢慢的离开了人们的视野。

我的外公,就是这些扎彩匠中的一员。

而我,李天。

对这扎纸的印象,还是停留在小时候发生的那件事。

那年我九岁,放了寒假的我,和父母留在乡下,一起在外公家过了年。

可是,还没出正月,外公邻村的张寡妇就来找外公订做纸扎。

要不是外公欠老道一个大人情,又看在近邻的份上,换做平常,他是肯定不会答应的。

扎彩铺这门生意,一年到头歇不了几天,年还没过完,就被人找上门干活,是一件晦气的事。

大过年的,全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过个团圆年,本是一件开心的事。

可被这么一折腾,就虎头蛇尾的草草结束了。

为了逃避回城里写作业的我,打着写作文的幌子嚷着要和外公一起去学扎纸。

起初母亲是拒绝的,但是开明的父亲为了使我增长见识,了解扎纸这么传统手艺,就对她进行了长达一天的疏导。

母亲最终也在我们父子俩的软磨硬泡下妥协了。

兴奋的我,坐在外公的三轮车上,一起去了外公在镇上的纸扎铺。

路上,听外公说这个张寡妇也是一个苦命的人,她和丈夫生前感情一直很好。

本来和睦的家庭因为去年的一场事故,外出打工的丈夫从此与张寡妇阴阳两隔。

无趣的故事并没有给我内心带来涟漪。

我只是好奇人都入土半年了,现在找我们订哪门子的纸!

外公听到我的疑惑想法后,为我解惑道:

“这张寡妇在丈夫进城务工前,临别时,嘴欠说了一句,出门注意安全,要是死在外面了我可不给你守寡!谁知一语成箴。”

“所有的祸源也全都是因为这句话。”

“这半年,张寡妇一直夜里做梦,梦见她那个小心眼的丈夫,要让她下去陪他。”

“精神几近崩溃她,于是去石狗山上寻来杂毛老道,给帮忙驱邪!”

“那老道一见到张寡妇这幅模样,心中顿时就有了结论。”

“问清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这不就来找上咱家了。”

听着他的叙述,我还是有些不明白的问道:“难不成外公,你也有驱邪施咒的本事?”

外公转头说道:“驱邪的本事我倒是没有,但是这祖传的扎纸的手艺,却是这神州大地,方圆万里独一份!”

我用手指将眼皮往下一拉,露出眼白,调皮的望着他;

“喝!万里?......我看外公你这独一份的不是扎纸技术而是脸皮,比万里城墙还厚的那种。”

面对我的质疑与调侃,他也不恼,只是捋着胡子没有多言。

正月未出,陆续开门的商铺只有寥寥几家。

扎彩铺的位置很偏可并不难找,门口纸糊的灯笼很是扎眼!

两边的对联上,写着花本纸糊莫名何处用,圈为蔑扎聊备不时需求,横批器中有道。

外公将锁打开后,期待见到扎纸我牟足了劲,狠狠地用肩膀将门撞开。

破门而入的我,立马被五花八门的纸扎,瞬间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纸人、纸马、纸车、摇钱树、金山、银山、牌坊、门楼、宅院、牛、马、猪、狗、鸡、鸭、六畜。

我一手薅住纸牛的犄角,拖向里屋,大声的问道:“外公,这些都是你扎的?”

外公瞅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我拖来的纸扎和蔼的说道:“把东西放回去,把门带上不要影响我做活!”。

没有得到答复的我插着腰气鼓鼓的追问道;“你还没回答我问题那,外公!”

他看着站在那里杵着不动的我,没有办法!

只好走了过去,轻轻的把我推出了做活的里屋。

然后将门带上回道;“不是!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小东西,都是你舅舅扎的!”

得到答复的我,又将纸牛重新拖回了原来的地方。

一个人站在屋外,我有些扫兴,躺在外屋地长椅上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人已经躺到了床上了。

被唤醒的我,知道一定是吃晚饭的时间到了。

外公特地为我做了几道硬菜,我也没有辜负的他的这份心意将饭吃了个精光。

饭后,他抽着几口旱烟露出了一丝倦意。

接着回到里屋埋着头,继续扎起了纸人。

好奇的我凑了过去。

心想看看他到底是怎么扎纸人的。

外公扎的很认真,芦苇杆在他的手中被折成了一个又一个奇怪的弧度和形状。

被外公扎好的纸人看上去非常的神秘。

不知道是自己眼睛出了问题,还是因为灯光比较昏暗。

我居然看到那纸人在放到芦苇杆上的时候,似乎动了动。

我揉了揉眼睛,忍不住怀疑到自己是不是看错了,纸人为什么会动?

似乎根本没有注意这件事的外公,还在用心的沾着纸人。

过了一会他拿出一根很大的毛笔,准备勾勒出纸人的样貌描绘出它的神采。

等我再看过去的时候,纸人在下次恢复了先前的样子一动不动,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长出一口气,看来真的是自己看错了。

差不多过了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外公咳嗽了一声,将毛笔放下,好像非常的疲惫,额头上似乎还有着刚才做活时留下的汗珠。

他从我身旁经过对我说道:“回去睡觉,不要乱碰。”

讲完这句话之后他就拿着纸扎走到了门口。

小心翼翼的将纸人放在门前一个大水缸的边上,似乎想用晚风去风干上面的浆糊。

听到外公的交代的我乖巧的点了点头。

可正要准备回去睡觉时,耳边似乎响起了莫名的动静。

我警觉地转过头仔细寻找的动静的来源。

身体转过去的那一刻,眼前的发生的一幕,让我傻了眼。

当场楞在现场的我。

发现那纸人,它居然......居然转过了头。

小说《扎纸禁忌》 第1章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