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儿宝阅读网 > 资讯 > 田园饭菜飘香:丑女佳肴全文免费阅读 牧清瑶江修竹小说全本资源

田园饭菜飘香:丑女佳肴全文免费阅读 牧清瑶江修竹小说全本资源

2022-06-28 17:34:57   编辑:惜霜
  • 田园饭菜飘香:丑女佳肴 田园饭菜飘香:丑女佳肴

    牧清瑶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成为古代丑农妇,准备溺死养子去地主家做通房丫头享福。牧清瑶改变原主的懒惰、自私、丑陋,开始为了饱餐上山采菜、下地干活,后来开始制作美食,并在城里摆摊赚钱,同时也敏锐地发现男...

    文铱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田园饭菜飘香:丑女佳肴》 小说介绍

穿越架空小说田园饭菜飘香:丑女佳肴讲述了牧清瑶江修竹之间一系列的故事,作者文铱笔下的小说内容绝对精彩刺激,是一部消磨时光的佳作。牧清瑶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成为古代丑农妇,准备溺死养子去地主家做通房丫头享福。牧清瑶改变原主的懒惰、自私、丑陋,开始为了饱餐上山采菜、下地干活,后来开始制作美食,并在城里摆摊赚钱,同时也敏锐地发现男主江修竹根本不是哑巴。牧清瑶由牧家厨房杂役开始做起,一步步上升,最终夺回被孟若骗去的房契和铺面,在县城里站稳脚根,并成为牧家新一辈的厨艺传承人。分家之后,牧清瑶不得以开始独立经营,与整个牧氏家族为敌,最终有了自己的美食品牌,并成为了“美厨娘”“肴馔仙子”。与此同时,也与江修竹的感情逐步升温,破旧案,申冤情,最终承袭安远王,牧清瑶成为安远王妃。

《田园饭菜飘香:丑女佳肴》 第1章 穿成傻肥婆 免费试读

牧清瑶穿越了!

上一刻还在录制美食视频的她,这一刻居然穿越到了穷乡僻壤的江流村,更要命的是,原主居然是个疯疯癫癫的恶毒后娘。

牧清瑶打了个踉跄,好不容易站稳。

就瞧见水中正在拼命挣扎的男孩儿大口捯着气,惊慌的眼神里透着委屈和惧怕。

一个浪头猛地打过来,眼看小男孩要被冲走。牧清瑶慌了神,忙伸手去捞,布鞋沾水打着滑,她的身体失去平衡,直接栽进冰水里。

岸上看热闹的众人吵嚷起来。

“没见过这么狠心的毒妇!”

“淹死她!”

钱地主家的张管事歪着嘴,凶着脸瞪向众人,没人敢凑上前。

直到远处村路上走来两个人。

走在前面的是一位面若桃花的少女,莲步轻移中彰显小家碧玉的素雅和清秀。

走在前面的高大男子却步履仓惶,路过众人时就像刮过一阵旋风。

“若姑娘和哑巴来了!”众人回头。

冰水中,牧清瑶拼了命地一手扒住岸边的冰层,一手牢牢抓住小男孩,毫不犹豫地往岸上推送。

也许是受到了惊吓,小男孩子手脚并用地胡乱地扑腾,才被牧清瑶推上岸就又重重地跌下去。

危急时刻,那男人大步跨到跟前,踩着河水中的岩石,捞起呛咳的小男孩,塞进棉衣里裹紧,倒扛在肩头上。

至于牧清瑶被男人从冰水里像拖死猪似的拽出来,纯粹是顺手的动作。

牧清瑶狼狈地发现,救她上岸的男人眼神犀利地盯过来,那目光像要戳死人的刀子。

瞪她干嘛?要不是她,小男孩早被水冲走了!

牧清瑶回瞪。

这男人身姿魁梧,矗立在寒风中就像渊亭岳峙的松柏,虽然衣着破烂,骨子里却显出高高在上的矜贵。

一阵猛烈的头疼,让原主的记忆零星地跳出来。

原来,眼前高大英俊的男人叫江修竹,是原主的相公。

一年前,受重伤的江修竹抱着小虎子讨饭到牧四饭庄门口,被原主相中,趁江修竹昏迷,便糊里糊涂地把人弄上了床。逼他成亲后,牧清瑶才发现江修竹居然是个哑巴。

怪不得江修竹出现就瞪眼睛,原来是冤家!

要不是半年前,牧家四房在江渚县的酒楼倒闭,牧四爷突发急病咽了气。原主也变得疯癫痴傻,江修竹和小虎子不知道要遭多少罪呢。

牧清瑶摇晃着站起来,懊恼地打量着原主足有二百斤的肥壮身材。

布帕落在牧清瑶的脸上,孟若走过来,殷勤地给她擦拭着冰水,还细声细气地安慰:“九娘,河水多凉,你再怎么也不能淹死小虎子啊!”

孟若是她爹娶孟姨娘时,从外面带进来的庶女。

瞧她一脸的高级白莲花微笑,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衣服上的冰水啪嗒啪嗒的落下,冷风从身上抽过,冻的牧清瑶牙齿打颤,故作傻气地斜了一眼身边的少女。

“你眼瞎喽?”

孟若稍作迟疑,又恢复宽和的微笑。她不会跟一个傻子计较。转身,她便去找江修竹。

彼时,穿着狗皮袄的张管事也从人群里挤出来,嚷着要带牧清瑶走。

原来,今天是原主入钱府做奴婢的日子。

孟若见牧清瑶不动弹,忙从袖筒里掏出几枚铜子儿,颇为大方地哄骗她。

“九娘,说好的,你去钱地主家享福,当丫头天天有肉吃!”

当真是糊弄傻子呢!同原主说是当丫头,实则是去给地主家的傻儿子当通房!

她呸!

牧清瑶撅着嘴,把那几枚铜钱扔回去,却不想七八枚一串的铜钱在半空里划了道弧线,直接翻滚着落到从人群里挤出来的季氏脚边。

季春红季氏,是牧家四房的主母,牧清瑶的继母。

孟若一见季氏,立即笑着迎上去,迅速捡起那串铜钱,仔细擦拭干净小心地捧到季氏跟前,“母亲,九娘到钱府去做丫头,这是人家提前给的工钱,她没想私藏!”

季氏拉下大饼脸,瞪起圆眼,用眼梢瞄那几枚铜钱,似乎很不屑却又狠狠地接过来,顺手推搡开孟若,直奔牧清瑶走过来。

“把她的衣服扒下来,好生翻翻!”

虽说已经二月初春,可倒春寒吹的依旧是北风,小风细细地刮,就像刀子从牧清瑶湿透的后脊上掠过,她浑身颤栗。

当着众人,季氏这是想把牧清瑶往死里逼。

牧四爷在时最宠牧清瑶,原主也曾是个嚣张跋扈的,可自打半年前变得疯癫起来,便成了季氏的出气筒!

“你敢动我,我就打你!”牧清瑶立起眉眼,举起肥乎乎的肉拳头,傻里傻气地对着季氏。

“孟若,给我扒她衣服,要不是这个丧门星,四爷就不会犯了急病,这死丫头居然还敢私藏银钱!”

季氏叉起腰站在人前,气愤至极。

众人只管看热闹,跟着瞎起哄。

管事张歪嘴已经没了耐心,催促着要带人走。

身后就是冰冷滚流的河水,牧清瑶根本退无可退。

娘的,拼了!

咬紧后槽牙,牧清瑶抖动湿衣上的水珠,混叫了一声便扑过去,活像戏台上黑丑的夜叉。

对面的两人完全没有应对,吓得傻了眼。等孟若想跳开,已经被牧清瑶翻身压倒,接着便是季氏。牧清瑶像块湿透的磨盘碾子,在两个人的身上来回地滚动,嘴里还大叫着好玩。

倒把看热闹的笑得前仰后合。

“哎哟,我的老腰!死丫头,天杀的,连你母亲也敢打!”

“阿若,我,我的胳膊,我的腿……”

季氏和孟若两人被压了几个来回,接连哀嚎。

牧清瑶趁她们三人不防备,爬起来就跑,惹得人群又暴出阵阵哄笑。

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村口,牧清瑶才看见江修竹,便跟在他的身后,进了牧家大院。

末了,钱家没要到人,买人的十两银子打了水漂,便逼着季氏按下了十两银子的欠据……

牧家大院。

牧清瑶饶了半天的路,才沿着原主的记忆找到了一间耳房。推开耳房的门,便看见房里地面上正放着一个大木桶,桶里盛满热水。

牧清瑶被冻得身体僵硬,见到热水便忘记了一切,脱下湿脏的衣服开始擦洗。

热气熏眼,堆坐在木桶旁边的牧清瑶,根本没注意屏风后面走出个高大的身影。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