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儿宝阅读网 > 资讯 > 重生后,腹黑太子在我怀里装可怜苏洛儿容瀛无弹窗在线阅读

重生后,腹黑太子在我怀里装可怜苏洛儿容瀛无弹窗在线阅读

2022-12-03 12:32:30   编辑:怀蝶
  • 重生后,腹黑太子在我怀里装可怜 重生后,腹黑太子在我怀里装可怜

    一朝穿成落魄的侯府嫡女,没吃没穿没地位,还要被迫替嫁?苏洛儿摇头:她可是医毒双绝的大佬!本想高举事业大旗,却被腹黑太子拦住,“本宫说过,会对你负责。”“可以,但没必要。”她要保持距离,远离宫斗。但男人...

    白小粥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重生后,腹黑太子在我怀里装可怜》 小说介绍

主角是苏洛儿容瀛的名称叫《重生后,腹黑太子在我怀里装可怜》,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白小粥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风格的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一朝穿成落魄的侯府嫡女,没吃没穿没地位,还要被迫替嫁?苏洛儿摇头:她可是医毒双绝的大佬!本想高举事业大旗,却被腹黑太子拦住,“本宫说过,会对你负责。”“可以,但没必要。”她要保持距离,远离宫斗。但男人却偏偏要宠她:“本宫是你的,走哪儿你都得带着本宫!”

《重生后,腹黑太子在我怀里装可怜》 第2章 免费试读

她惊恐的摇头,心底升起恐惧。

眼前的苏洛儿,形如恶鬼,浑身笼罩着冰冷的杀意,看着她的眼神幽冷似剑,要将她千刀万剐一般。

苏洛儿一步步逼近:“现在,轮到你了!”

“你、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

苏洛儿讥诮一笑,缓缓的在苏曼珠面前蹲了下去。

她出手,迅速的在苏曼珠身上拍了拍。

撕心裂肺的惨叫传来。

她卸了苏曼珠的双手。

“苏洛儿!”

“滚开!滚!”

苏曼珠的手无力的垂落,根本动弹不得,挣扎都挣扎不了,她瞪圆了眼惊恐的看着苏洛儿。

却发现苏洛儿根本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她的手,朝着她的腿拍了过去!

“啊!!!!”

苏洛儿又卸了苏曼珠的腿。

她现在就像是个废物一样躺在地上,蠕动都蠕动不了,哭得撕心裂肺。

“知道怕了?”

苏洛儿冷笑。

给原主下药的时候她就不知道怕?

打苏无缺的时候,她就不知道怕?

现在才知道,晚了。

苏洛儿将一枚药丸塞进苏曼珠的嘴里。

强迫她吞下后拍了拍她的脸:“放心,我现在还不会让你死!”

“毕竟,安王府的花轿,必须有人去坐!”

苏曼珠好容易缓过一口气,听到苏洛儿要把她送给安王,一时怒气攻心,连个声音都没发出,就白眼一翻直接气晕过去!

苏洛儿嫌弃的啧了两声:“废物!”

然后拎着她后颈的衣服,把苏曼珠提进屋里。

“锁玉,把婚服给苏曼珠换上。”

锁玉闻言愣住:“大小姐,你是想......”

“不错,小姐我要让苏曼珠知道,什么叫自食恶果。”

“可是,如果侯爷知道的话......”

苏洛儿傲然勾唇:“放心吧,小姐我自有办法。”

见小姐一脸自信的模样,锁玉心中虽有隐忧,却也没说什么。

只心中暗暗决定,要是侯爷问责,她一定拼死保护小姐和少爷。

锁玉给苏曼珠换衣服的时候,苏洛儿走到软塌旁,替苏无缺诊治。

苏无缺被锁玉扶进来就昏迷了,他之前中毒,身体本来就不好。

那些下人更是下了死手。

苏洛儿仔细诊断,内伤虽重,好在没有性命之忧,好好调养便无大碍。

至于他所中的毒,她也能解。只是配制解药所需的药材里,有几味异常珍贵,她暂时没办法得到。

好在那些毒暂时要不了苏无缺的命。

等过了眼下这关,再慢慢替他寻找解药。

苏洛儿起身在箱笼里找了身干净衣服换上,洗了把脸。

回忆了下刚才跟着苏曼珠一起来的贴身丫环青露的模样,又找了些胭脂水粉等化妆的基本用品,简单的易了个容。

做为一名杀手,易容是最基本的能力。

锁玉见大小姐三两下就给自己的脸化成了青露的样子,心里暗暗吃惊大小姐什么时候会这手本领,却没有多问,更是加快了给苏曼珠换装的速度。

很快,苏曼珠已经一身新嫁娘的红衣,连头发也挽了起来。

苏洛儿将苏曼珠头上的发簪和手腕上的玉镯全撸了下来,交给锁玉。

“想办法带公子离开,找地方安顿。暂时不要在人前露面,入夜后我会去找你们。”

“那小姐你呢?”

“我?”苏洛儿将盖头盖在苏曼珠头上,“三小姐出嫁,作为姐姐,自然是要去送嫁咯!”

此时安王府上的花轿已在候府偏门静悄悄的候着。

苏洛儿住的偏僻,路上也没有遇见什么人。

到了偏门,老王爷派过来的喜婆一脸麻木,瞥了眼被苏洛儿搀扶着的红色身影。

“新娘子怎么软趴趴的?”喜婆做惯了老王爷的皮肉生意,见状也没有多么奇怪。

苏洛儿赔了个笑:“小姐不肯嫁,闹得厉害,还伤了人。没办法,只能药倒。”

喜婆直呼晦气:“那苏小姐没事吧?”

要是伤着那漂亮的小脸蛋,惹了安王怒气,他们可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放心。”

喜婆这才松了口气,赶紧帮着把人扶上轿子。

轿子一路出了侯府,却在即将到达安王府时,跟一队人马迎面撞上。

眼见着那轿上垂着的明黄绣龙纹纱帐,喜婆赶紧甩着帕子上前。

“草民叩见太子殿下。”喜婆福身,一脸惶恐,“草民等不知殿下轿撵在此,无意冲撞,还望殿下恕罪。”

而后朝身后轿夫挥手:“还不赶紧给太子殿下让路!”

太子?

苏洛儿忍不住抬头看过去。

可惜太子坐在轿撵里,被重重帷幔挡住,只依稀看见一抹挺拔欣长的身形。

轿撵擦着红轿子过去,喜婆正准备松一口气。

一道低沉威严的声音响起。

“慢着。”

喜婆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皇叔又娶了谁家的女儿?”太子的声音不疾不徐的传过来,哪怕没有任何语气,也无端让人心中压了一团气,喘不上来。

喜婆不断用帕子擦拭着额角的汗水,声音也跟着磕磕绊绊。

“回,回太子殿下,是苏府的小姐。”

太子似是轻笑了一声:“候爷倒是舍得。”

那声音,不辨息怒,倒是让人猜不到这太子究竟是什么意思。

“走吧!”

轿撵重新行驶,擦过苏洛儿身边时,微风拂来撩开轿撵帷幔一角。

苏洛儿抬眸看去,可见半截棱角分明的下颌线。

那线条,莫名有些熟悉。

而且,她还闻到一股熟悉的伤药味道。

只可惜不等她分辨清楚,轿撵已经远去。

苏洛儿一路护着花轿到了安王府,与喜婆一起将苏曼珠安顿在喜床上。

没过多久,一身红色衣袍的安王摇摇晃晃的推门进来。

那安王又老又丑,尖嘴猴腮,猥琐至极。

喜婆应该已经跟他说过新娘子的情况,所以安王并未多问,挥手让喜婆出去后,就迫不及待的扑上了床。

苏洛儿没再多听,转身悄无声息离开了安王府。

刚出安王府,突然察觉身后有破空声传来。

苏洛儿警觉想要避开,谁知那人提前预判她的走位,手刀直接稳稳劈在她后颈上。

苏洛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