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儿宝阅读网 > 资讯 > 侠义江湖录免费资源 魏庆丰苏清月小说结局在线阅读

侠义江湖录免费资源 魏庆丰苏清月小说结局在线阅读

2019-03-01 13:57:14   编辑:冰枫
  • 侠义江湖录 侠义江湖录

    大宋建国之初,战乱之际,民不聊生,蜀地常有逃难的百姓。魏庆丰从小就被一对好心夫妇收养。虽然是一名孤儿,生来却带着不同于常人的红色印记。后遇一红衣女子,称自己为枫哥哥,死活留在他的身边。这其中又有着怎样...

    沐沫声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侠义江湖录》 小说介绍

大宋建国之初,战乱之际,民不聊生,蜀地常有逃难的百姓。魏庆丰从小就被一对好心夫妇收养。虽然是一名孤儿,生来却带着不同于常人的红色印记。后遇一红衣女子,称自己为枫哥哥,死活留在他的身边。这其中又有着怎样的内情?谁能想到,这个姑娘的出现竟会改变他的生活。后来他们又结识了在眉山修道十年的苏清月,曾应等人。几人之间一段不同寻常的牵扯就此开启……

爆款好书《侠义江湖录》是知名作者沐沫声所编写的武侠类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魏庆丰苏清月,书中主要讲述大宋建国之初,战乱之际,民不聊生,蜀地常有逃难的百姓。魏庆丰从小就被一对好心夫妇收养。虽然是一名孤儿,生来却带着不同于常人的红色印记。后遇一红衣女子,称自己为枫哥哥,死活留在他的身边。这其中又有着怎样的内情?谁能想到,这个姑娘的出现竟会改变他的生活。后来他们又结识了在眉山修道十年的苏清月,曾应等人。几人之间一段不同寻常的牵扯就此开启……

《侠义江湖录》 第三章 十年不过转眼间 免费试读

十年后,红湖岸旁,一棵粗大的柳树下,一个及冠之年的男子,手捧一卷书在诵读。

微风吹来,柳絮飞舞,长长的柳枝不断地扫打着布衣男子,这个布衣男子,念书念到好笑之处,嘴角微微扬起着,一缕阳光沿着长长的柳枝,照射到他的面庞上,光洁白净的面庞泛出柔和的光,虽是一身布衣,却有着儒雅之态。

“庆丰!庆丰!”声音打破这湖畔的平静,一个同样年纪的男子,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一见到布衣男子,立马拉起他。

“哎呀,你怎么还有心思看书呢?出大事了!铺子出大事了!”

布衣男子露出疑惑的表情,未等他询问清楚,便被来者拉着走了,两人往郭家裁衣铺匆匆赶去。

郭家裁衣铺里头,胖胖的郭老板,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在里头走来走去,他的面前是一张方桌,方桌之上放着一件浅蓝色的衣服,布料看起来十分的光滑,是很珍贵的料子。

方桌的另一旁,站着两个瑟瑟发抖的绣娘,庆丰一踏进铺子,便能感受到紧张而沉闷的气氛。郭老板一见他,便面露凶光,叉着腰恶狠狠地问他:“昨晚是不是你守的铺子!”

“是啊,老板,出了什么事?”

庆丰一派浑然不知的模样,他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老板怎么会突然发这么大的火气,郭老板抓起方桌之上的衣裙,往庆丰身上一砸,大声喊道:“你自己看看!”庆丰仔细一瞧,天啊,原先毫无瑕疵的衣裙,竟有老鼠咬出的一个口子,这个口子将这件完美的衣服毁掉了。

“这,我明明把它收好,放在柜子里了,怎么可能会被老鼠咬到呢?”庆丰拿着这衣裳,不知所措,有些慌乱。

胖胖的、老谋深算的郭老板,一副凶狠模样盯着庆丰,“哼!昨晚是你在守铺子,出了事,就是你的过错!”郭老板的模样,好像要将庆丰生吞活吃,不然难以一泄心头之恨。

站在庆丰身旁的小六,忙赔笑道:“老板,庆丰是什么样的人,你也知道啊,平日里他做事很严谨的,小的怀疑这是有人在诬蔑他。”

“诬蔑什么啊诬蔑!我怀疑这是魏庆丰故意为之,将衣裙拿出来,让老鼠咬的,他是要报复我们的老板。”打伙计从里间出来,见到老板眼神中对他的赞赏之意,立马露出了一副小人得志得模样。

小六又站了出来,替庆丰辩解道:“老板啊!您可不要听别人的一面之词啊!”

大伙计一听这话,便火了,“什么叫别人啊,我可不是别人!哎呀,我说小六啊,你怎么那么爱替别人出头的呢?”眼看着大伙计和小六就要吵架起来了,庆丰便站到老板的面前,毫不畏惧地说:“老板,这件事,与我无关,我确确实实将她锁好了!”随即便退到一旁,不再言语。

郭老板,背着手沉思着,随即看向庆丰,有些可惜地说:“总之,这里是不能留你了,立马收拾东西走人吧!”一说完,他便走了,而大伙计朝两人不屑地哼了一声,也走了。

没多久,庆丰的东西都被扔出了门外,散乱在地上,他的东西不多,就是几卷书和两件衣裳,他沉默着,将自己的东西都捡了起来,小六也跑过来帮忙,并偷偷的将一串铜钱塞到他的手中,并抱歉地说:“兄弟,我保不住你了,你要保重啊!”垂丧着脸,回了裁衣铺。

庆丰拿着东西,再看了一次裁衣铺的“郭家”牌匾,叹息了一声,离开了。

账房里头,郭老板拿着两张纸,一张是房契,一张是按有手印的契约,他看着这两张纸,心里乐开了花、笑不拢嘴的。

旁边的大伙计凑上前去,谄媚笑着,“高高高!实在是高!老板好手段啊!能将魏老汉的房契拿到手,又能将魏庆丰赶走了”

郭老板眉飞色舞的,被大伙计的话捧上了天,他将手上的纸都锁到了柜子里,“魏老汉啊,魏老汉,我将你的孙子养这么大了,我拿的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得的,之后你的孙子是生是死,是苦是难,可不关我的事了。”

傍晚,天边的晚霞渐渐退去,干净的河提上,有一个年轻的男子,一副落魄的模样,他慢慢地走着,斜阳照射到他的身上,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他忽然停步,伫立河提上,望着平静得河面,萧条之感顿生,他取出唯一的一串铜板,沉思着,如今的他,该去何方呢?两个互相嬉笑打闹的孩童,沿着河提跑过来,庆丰一时间避不开,被他们撞了一下,手中的铜板没有抓牢,成弧线状地飞了出去,落入水中,泛起了涟漪。

“哎呀!”庆丰眼睁睁地看着银子掉入河中,不见踪迹,而两个惹祸的小毛孩,却毫不知情,早就跑掉了。

庆丰无奈地苦笑,如今的他真的叫做身无分文了,他长叹了一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他抱紧了自己的书和衣裳,口中念念有词地离开河提。他并不知道,有一道诡异的身影,正悄无声息地尾随他。

天色渐渐暗了,黑夜即将来临,在黑夜里,常常会发生许多离奇古怪的事情。

庆丰不知怎么走的,竟然走到了郊外,僻静无人烟的地方,他升起了一堆火,光亮照在不远处的地里,原来前头是一大片的花生地,已经是夏末了,这时候的花生是可以吃了。

他的肚子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他已经一天没有吃过东西了,脑海中刚刚闪过一个“偷”字,脖子上的红印立马发烫、发疼,如同火烧一般。

那块红印就像一道伤口,而“偷”字就是一把盐,此时正撒在伤口生,火生火撩的疼,庆丰捂住那道红印,另一只手拍打脑门,口中喊着:“不偷,不偷,绝不偷!”使劲地将脑海中的“偷”字甩去,许久,疼痛才缓了下来,而他也出了一身的虚汗。

深埋地下的一粒花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气息,裂开了一条缝,一丝光亮从花生壳中泄出来。

沉睡的生灵正在慢慢苏醒。

火堆旁的男子,依旧没有察觉到,他身后的暗处,正有着某种东西伺机而动,那个东西有着一双发光的双眼、雪白的牙齿和厚重的喘息声。

火堆的光渐渐暗了,庆丰打起了呵欠,疲倦而无力地捧着一卷书。

花生壳已经裂成两半了,一个闪闪发光的小东西,用小脑袋努力地向上推土,准备破土而出!而暗处的另一样东西,也在磨牙齿、磨爪子,它的喘息声越来越重、越来越急。黑夜里,经常会发生很多离奇古怪的事情,独身之人,往往是最危险的!

“啪!”庆丰昏昏欲睡,手中的书掉落在地,火堆也突然地熄灭了。暗处里的那个黑影,等到了时机,它张开大口、迈开四肢,带着嗜血的绿光,直直往男子的喉咙袭去!千钧一发之时,一粒发光的小东西,似离弦之箭般飞来,撞击了那道可怕的黑影,黑影受到重击,夹着尾巴灰溜溜地逃掉了,那是一匹灰狼。

也就是打了这么一会儿瞌睡,庆丰便没有见到刚刚那种场面,如果他见到了,必然被吓着了,灰色的大狼,以及诡异的亮光,这些东西,他是无法想象得到的。

一股清香钻入庆丰的鼻孔,那是花生的淡淡香味,勾起了庆丰的食欲,但是只一会便散去了,庆丰揉了揉眼,清醒过来了,见火堆灭了,又将火堆点燃起来,他将脸转向右侧,一个红衣的姑娘,正托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他,庆丰被突然出现的少女吓到了,瘫坐在地,颤声问道:“你,你,是谁?是人还是妖啊!”身子抖动不止。

红衣少女站起,笑脸盈盈地看着他,“花生啊!”

“花生?什么啊?那你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察觉到少女不像鬼怪,庆丰便不像之前这般害怕了。

“我认识你啊!”少女的语气带着喜悦,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庆丰的脖子,庆丰低头一瞧,糟了!红印又开始发亮了,他慌忙拉好领口,将红印的光掩盖住。

“你是枫哥哥!”少女立马靠近庆丰,庆丰红着脸退开。

“男女授受不亲,请姑娘自重,况且,在下并不是姑娘口中的枫哥哥,你肯定是认错人了。”

“不对!你就是枫哥哥,我认得你脖子上的红印!枫哥哥,我是花生啊!你怎么不记得我了?”红衣少女上前去,扯着庆丰的衣袖,十分的激动,庆丰立马退开她,往后退得更远了。

“这块红印,一出生便有,姑娘说认得这块红印,肯定是说笑的,在下不曾见过姑娘!更不用说,相识了。”

红衣少女听到这些话,沮丧得很,她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子,他不是枫哥哥吗?可是,他明明有红印啊!那块印记,我永远都忘不了了。”随即她扬起小脸,直直望着庆丰,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十分的明亮,“枫哥哥,虽然你将我忘记了,但是这没什么,只要花生还记得你,就足够了!”她已经下定决心了,要一直跟着庆丰,即使,已然不识她。

有的人会生生世世地记着你,也有的人,会将你永远的忘记。但,那又如何呢?只要有一个人,不会忘,那么另外一人终会想起所有。

庆丰,一夜未眠,一直僵着身子坐在火堆旁,他浑身不自在,因为那个古怪的红衣少女,用异样的眼神看了他一夜,庆丰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认识她,因为少女的样子,真的不像在说谎。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