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儿宝阅读网 > 资讯 > 捉妖记萧雷布惊风未删节全本免费阅读

捉妖记萧雷布惊风未删节全本免费阅读

2019-05-16 10:14:52   编辑:碧珍
  • 捉妖记 捉妖记

    武道与术法的碰撞,爱情与宿命的纠结,是异世界的招唤,还是幻境的迷离隔阻归程。我只愿天马行空,一往无前!谁说战神不可重塑,我偏要傲世独立!是非沦落终散场,天涯归途不可期!

    小云快跑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捉妖记》 小说介绍

武道与术法的碰撞,爱情与宿命的纠结,是异世界的招唤,还是幻境的迷离隔阻归程。我只愿天马行空,一往无前!谁说战神不可重塑,我偏要傲世独立!是非沦落终散场,天涯归途不可期!

小说角色名是萧雷布惊风的名称为《捉妖记》,这本书是作者小云快跑倾心创作的一本奇幻风格的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武道与术法的碰撞,爱情与宿命的纠结,是异世界的招唤,还是幻境的迷离隔阻归程。我只愿天马行空,一往无前!谁说战神不可重塑,我偏要傲世独立!是非沦落终散场,天涯归途不可期!

《捉妖记》 第3章 盘龙经天上 免费试读

第三章盘龙经天上

“哦,没什么。”萧雷收回遥远的目光,淡淡地说:“琰子,那不是凤凰,那只是一只火烈鸟。”

“咦,不对呀,我看它就是凤凰,火红火红的凤凰!”萧琰不知道为什么他爸爸要把凤凰说成是火烈鸟。

“琰子,火烈鸟虽然和凤凰长得很相似,但是它们却有一个明显的分别。那就是,凤凰的鸣声清脆嘹亮,让人听了如沐春风,而火烈鸟的叫声则沙哑凄厉,不堪入耳,不信,你听”萧雷忽然一挥手,一道无形的气息磅礴而出,直刺天空中那个火红的影子。

火红的影子在空中一阵颤抖,“嘎嘎”,一声长嚎远远地传来,就像是来自地狱的幽灵发出的哀鸣,随即红色的影子迸发出一蓬漫天的火花,光华点点,从空中泻落下来,犹如火树银花,色彩斑斓,让人不能逼视。但是奇怪的是,尽管火光烛天,却没有给人带来一丝温暖,相反的一股阴寒之极的气息却立即弥漫开来,笼罩在人们心头,让人毛骨悚然。

萧琰不自禁地打个寒战,他深深地吸了一口长气,定了定心神,斜眼望向那只怪鸟。

怪鸟在火花飞溅中向高空斜斜掠去,比烈焰还要耀眼的尾巴五彩缤纷,和它身后的七彩虹霓完美地溶合在一起,二者互相映衬,变得更加地绚丽。

“啊,是火烈鸟,难道这红色的小鸟竟然是不祥的火烈鸟!”执旗大汉荆长贵忍不住大叫起来,“‘火烈一现,遍地兵燹!’主人,大陆是不是又要发生战争了。”

“战争,大陆上已经有几百年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战争了,难道一切又要从新开始了吗?”萧雷没有理荆长贵,更没有看向萧琰,他喃喃地说:“火烈一现,遍地兵燹!可叹万千民众又要遭受涂炭了。”

“啊,战争,爸,你是说是这只火烈鸟会带来战争吗?”萧琰紧盯着天空中那个越来越清晰的火红色的怪鸟,它身上的羽毛像是一团团燃烧的火苗,幽蓝的眼睛更像是灼热的焰火,虽然奇丽无比,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他的心里一阵震颤,这么美丽的鸟为什么不是带来天下太平的凤凰,而是竟然带来兵燹的火烈怪鸟呢?

“也许吧!”萧雷轻轻地说,他实在不忍心让小小的萧琰过早地接触人世间黑暗的一面。

“哦,那好啊,待我把这只讨厌的怪鸟射下来,就不会发生可恶的战争了。”萧琰忽然从身后取下他的穿云弓,搭上一支雕花箭,瞄准了那个快速移动的火红影子。

尽管火烈鸟移动的速度快捷异常,但是它在萧琰眼中却只是一个停滞的光点,他相信只要他的右手一松,下一刻,那支雕满各色水仙花的箭矢就会深深地**它的心脏!

萧琰很爱他的弓和箭,因为这是崔叔叔送给他的,特别是箭矢上的水仙花的纹饰更是让他爱不释手,他知道水仙花是崔叔叔术法灵力幻化的影子,却不知道崔叔叔为什么对水仙花情有独衷。

然而,萧雷却忽然伸手制止了萧琰,“琰子,别射!”

“为什么?”萧琰不解地仰头看着他爸爸。

“琰子,火烈鸟虽然是一个不祥的怪鸟,但是说白了,它绝不能带来战争,抬举它一点,它只不过是一个战争的警报器而已,所以即便你射死了它,也不可能有一点点效果。你看”萧雷忽然一指遥远的西方天际。

萧琰顺着他爸爸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在灰蒙蒙的天幕上,一个残白的影子若隐若现地高悬在天空,他凝神细看,却见那个白影长不过十丈有余,前边明显地比后面明亮,后面的却又比前面的粗大得多,他心里一惊,“爸,难道这是一颗慧星?”

萧雷没有回答,而是看向崔志安,“崔先生,你怎么看?”

崔志安脸色凝重,“家主,我看这粒彗星颜色惨白,俨成剑锋,莫非是五百年前曾经出现过的索伦彗星!”

“索伦彗星!”萧琰曾听那些行吟诗人说唱过,五百年前,索伦彗星莅临大陆,接下来就是大陆上空前黑暗的战国时期,直到后来武圣崛起,方才扫平宇内,一统大陆。所以五百年来,索伦彗星几乎成了动乱的代名词。

“我看很可能就是索伦彗星,这一次索伦和火烈鸟联袂而来,看来大陆上真的要不太平了。”布老大的声音透出一股苍茫的意味。

“也许吧,家主,不过,天象通玄,虽然彗星莅临,烈火重生!又岂是我等能窥视一二的。”崔志安轻声地说,显然他对自己的说法也没有多大的信心,毕竟天象示警与火烈鸟的出现确实不能简单地用巧合来解释。

萧雷却哈哈大笑,“崔先生,好一个天象通玄,但是在我看来,只要人间长在,自有正道!那么纵然索伦凶险,烈火无情,又能奈我何。”他随即指着索伦彗星对萧琰说:“狂妄的小子,火烈鸟近在咫尺,你可以一举射下,但是索伦慧星高悬天际,你是不是也能够弯弓射下它呢?”

萧琰不由一愣,知道爸爸虽在说笑,却暗寓深意,只是限于他年岁太小,一时竟然无法领会,却又觉得其中暗含至理。他正在愣神的当儿,只觉手中一轻,紧握的弓箭不知何时已经到了萧雷手中。

萧琰奇怪地看着他的爸爸,只见他双手轻轻一合,一弓一箭在一瞬间就变成了一抹飞灰,随即他双手一扬,一阵狂风吹过,飞灰化成一缕旋风,随即无影无踪。

“爸,你干嘛?这可是崔叔叔送我的呀。”萧琰对于他心爱的弓箭大是不舍,不明白爸爸为什么要毁了它。

萧雷哈哈一笑,“崔叔叔的弓箭有的是,只要你要,让他多送你几把。”他随即面色一端,淡淡地说:“只是你即使手握这弓箭,如果面对真正的强者,它还能发挥效用吗?推而广之,这把小小的弓箭在战争到来时又能有什么效用呢?”

“哦。”萧琰想了想,他还是不太明白,“爸,可是,一旦发生战争,没有了弓箭,要想平息战争不是会更难吗?”

“琰子,你可知道弓箭它虽然可以平息战争,但是它更能带来战争,这其实并不是弓箭本身的问题,而是人心的向背,只要人心向善则可以消饵一场战争,相反的,一个人穷凶极恶,他又可以发动一场战争。为恶为善只在一念之间,却关乎重大!”萧雷的表情很严肃。

萧琰心中一凛,爸爸分明是在向他灌输做人的道理,他忽然感到前方的路好远好远,不由点点头,“爸,我知道的,我一定会用好手中的弓箭,让它消饵一切战争!”

“呵呵,小公子说得对呀。”荆长贵呵呵笑了,“公子,战争来就来吧,咱也不怕它,最多再把它撵回去呗。”

“对,该来的,就来吧,有我布氏兄弟在,战争永远是咱萧家的门外客!”黑衣老大布惊风说,他的声音依然不疾不徐。

“战争,哼,滚开点!”老二布惊云说什么总愿意一本正经,即使是满腔怒火,他也总能很好地掩饰自己的情绪。用老三的话说那就是装逼。

“不就是战争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无非又是一次磨练吧。”老三布惊雷的观点就是不一样,他在阐述的同时,还不忘暗中讽刺一下老二。

“反正我跟着公子,战争与不战争对我来说都是一个样儿。”老四布惊电一如既往的淡定。

“战争,并不是一个人的战争,而是整个大陆的不幸,是一个时代的悲剧,更是一场世纪浩劫!”崔志安慨然长叹,他的观点总是无限地接近萧雷。“上一次索伦彗星莅临大陆,从此开启了二百多年的战国时代,而火烈鸟的出现还是在远古时代,那一次更是整个大陆的一次大动乱。这一次索伦彗星与火烈鸟相继出现,看来这一场大灾难已经无可避免,也许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消饵这场战争吧,尽人事不问天命,如此而已!”

“崔先生悲天悯人,胸怀天下,让人佩服。”萧雷微笑着点点头,“不过,现在看来,你们都错了!”

“什么,我们都错了?”这一次连布惊风的语气也有了一丝改变。

“对!”萧雷一指西天上的索伦彗星,“因为,它并不是什么索伦彗星,而是有人刻意营造的一个幻象。”

“幻象?”萧琰惊奇地盯着他爸爸,他不明白索伦彗星怎么忽然变成了一个幻象。

“是的,也许你们应该还记得上一次索伦彗星回归的日期吧。”萧雷望了望众人,他并没有让他们回答就继续说:“索伦彗星七百年回归一次,尽管在它出现时,大陆上时常战乱频仍,但是,它其实和火烈鸟一样,并不可能真正带来战争,而是大陆上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来利用它来制造战争而已。所以,按照《大陆通史》的记载,索伦彗星的回归日期应该是在十四年之后。”

“难道,它就不会提前吗?”萧琰还是忍不住弱弱地问了一句。

“提前,也有可能,但是绝对不会超过十天半个月,那也只是算术上出现的一点误差而已。”萧雷肯定地说:“所以,现在高悬在西天的绝对不会是索伦彗星,它只是一个别有用心的人制造出来的幻象,其目的不言而喻,那就是蛊惑人心,从而使它成为引发战争的契机。”

“啊!幻象!”崔志安凝望着天空中的惨白的彗星影子,终于恍然,“家主,你说得对,索伦彗星的回归日期的确应该是在十四年后,而且真正的彗星应该是晶莹的白色,它的光芒绝不会随着风沙的裂变而失色。只是这样一个几乎可以乱真的幻象,绝不是一般的强者能够营造出来的,看来,大陆上真的要不平静了。”

几人都沉默下来,天空中火红的影子依然在盘旋,七彩的霓虹已经映红了半边天,一幅奇幻的画面叠映在人们的眼前,但是人们的心头却是说不出的压抑。而索伦彗星惨白的幻象也越来越清晰,更像是一柄长剑,高悬在人们的心头。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