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儿宝阅读网 > 资讯 > 秦莫邪李香儿小说无删减 倾城一世情在线看

秦莫邪李香儿小说无删减 倾城一世情在线看

2020-06-29 17:00:44   编辑:初夏
  • 倾城一世情 倾城一世情

    听闻南郊皇帝是个急色流氓,长相凶恶,经常逞凶斗狠,以位压人的地痞杂碎,东离国为了两国交好不得不让公主前来和亲。和亲前,公主整日噩梦连连,一度想要退婚和亲后,这人哪里是急色流氓分明是“性冷淡”,哪里长相...

    慕兴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倾城一世情》 小说介绍

听闻南郊皇帝是个急色流氓,长相凶恶,经常逞凶斗狠,以位压人的地痞杂碎,东离国为了两国交好不得不让公主前来和亲。和亲前,公主整日噩梦连连,一度想要退婚和亲后,这人哪里是急色流氓分明是“性冷淡”,哪里长相凶恶,分明好看得很……

精品好书《倾城一世情》由知名作者慕兴最新创作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秦莫邪李香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听闻南郊皇帝是个急色流氓,长相凶恶,经常逞凶斗狠,以位压人的地痞杂碎,东离国为了两国交好不得不让公主前来和亲。和亲前,公主整日噩梦连连,一度想要退婚和亲后,这人哪里是急色流氓分明是“性冷淡”,哪里长相凶恶,分明好看得很……

《倾城一世情》 第二章 贵妃姚丝灵 免费试读

她不着急的原因其实还有的,她怕甘将,这个残暴的男人,如果她靠近他的话,估计得不到宠爱的吧?她日后的日子怎么过都是一个可怕的,还是先缓缓吧。

李香儿见此,也无可奈何,但是内心那种恨铁不成钢的心却悄然的升起。

善善摘了一盆花,蹦蹦跳跳的进来了,笑容满满,乐呵呵的对着里面的人说道:“皇后娘娘,您看,这花好漂亮呀!”

秦莫邪听到这个声音,同样也是开怀的笑了起来,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和善善聊起天来。虽然李香儿一直在她身边待着,可是秦莫邪总觉得这个善善会更加的贴心,知道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相比起来,秦莫邪更加喜欢她。

从她言行举止来看,她不像是贵妃姚丝灵派过来的奸细呀。

这一盘花是海棠花,红色的娇艳,看着秦莫邪轻柔的在这花瓣上摩挲着,善善就说道:“皇后娘娘,奴婢听说啊,这几天之后,两国使者过来南郊国,皇上举行一次宴会呢,娘娘们可都得表演一场,娘娘您会什么呀?”

秦莫邪怔了怔,笑着摇头:“什么都不会,会什么呀,不过你说厄尔丹大草原还有东篱国的人都会来对吗?”她的眸子里面充斥着淡淡的光芒,是惊喜的。

她不思乡吗?思的,她出嫁的时候,特别的不舍得,这次有机会见到自己国家的人,或许还会有熟人呢,她怎么能够不开心啊。

李香儿见此,走了过去骂道:“善善,我让你去到后院打扫,你怎么来到这里来了?还有没有规矩了!”

善善抬头,嘟了嘟小嘴,不情不愿的告别了秦莫邪,转身就离开了。

秦莫邪呵呵一笑,到没有觉得有什么,现在她很开心,起身蹦蹦跳跳的去吃午膳去了。

她们不知道,善善出来以后,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并不是姚贵妃宫殿,而是另一个地方,很显然,善善不是姚贵妃的人。

不过与此同时,姚丝灵的宫殿里面,她半躺在塌子上,半眯着眼,那浓妆在脸上更显高贵奢侈,她身边蹲着一个宫女给她轻轻扇扇子。

姚丝灵一直以为皇后的宝座属于自己,可是没想到被一个中途冒出来的女人给抢了,心里就恨上了秦莫邪,她根本就不知道善善的事情,善善也不是她的宫女。

“娘娘,几天以后还是有宴会,到时候您用舞技完完全全可以碾压她的,皇后娘娘不得宠,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您无需担心的。”一个宫女小心翼翼的在姚丝灵身边小声的说话,完完全全就是讨好她的。

姚丝灵瞥了一眼那宫女,没有别的什么反应。

那宫女见姚贵妃不说话,似乎是不追究她,同时也给了她一颗胆大的心思,于是她就更加的大起胆子来。

“贵妃娘娘,要奴婢看来,皇后娘娘来这里联姻,不过是个炮灰,得不到皇上的滋润,也是个废物,不像娘娘您呀......”那宫女笑的谄媚,讨好的意味很明显。

这下,姚丝灵总算是有点反应了,她勾起她的大红唇,一只手伸了出来,掐住了那宫女整个脸蛋,让那嫩白的脸蛋扭曲起来,姚丝灵那长长的指甲几乎要陷进去那嫩嫩的皮肤里。

“你倒是会拍马屁啊,可惜,你拍错了。”她说完这一句话以后,随意的松开了钳住宫女的手,另一个宫女识相的连忙上前送手帕。

姚丝灵接过手帕,在手上擦了擦,冷笑一声:“来人,把这个贱婢拉出去杖毙!敢诬蔑皇后娘娘,可真是不知死啊。”她玩弄着自己的手指,眼眸深深,没有人知道她这是在想些什么。

本来这个宫女拍马屁没有错,错就错在,她说的最后一句。

甘将并没有碰她,他碰过谁,她不知道,反正,她是没有被碰过的,那不知死活的贱婢敢说她是废物?说皇后,岂不是说她?

“贵妃娘娘,陈贵人求见。”

门外响起了一道轻柔的声音,姚丝灵嘴角那嗜血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

皇宫里面的人几乎都知道,这个姚贵妃可是心狠手辣的,吃人不吐骨头的,谁敢惹她?况且她背后的势力还那么大,父亲是当朝右相,家世背景地位权利样貌,又有谁能够比得上?当然,东离国来的皇后自然是可以的。

第二日清晨,姚贵妃带着后宫一干人等来请安。

“姐姐,妹妹今天来给你请安了,还要给你赔不是,昨儿个听说玲儿欺负你们家香儿,所以妹妹已经狠狠的教训了她一顿了,希望姐姐莫要介怀。”姚丝灵笑意满满,可是全身上下也都还是名贵的样子。

身后的妃子嫔妃们见此,纷纷行礼。

“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秦莫邪还有些吃惊的,她没有想到,这个姚贵妃竟然会那么的客气来这里给她行礼,虽然这本就该这么做的事情,她从别的妃嫔眼底看到了不屑,只有姚贵妃眼底是真诚的,于是和善的笑了笑。

“免礼。”

一众妃嫔都是鼻孔看人,不把秦莫邪这个皇后放在眼里,秦莫邪也不在意,本来她对这个皇后的位置看的也不重。

“哟,这么巧,竟然都给碰上了。”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声响,妃嫔们纷纷往门外看去,看到的竟是这样一幅好看的画面。

一墨发男子斜斜靠在了门边,好整以暇的看着里面的人,清晰地轮廓衬托着英俊的脸,黑浓的眼眸带着深邃,似乎能够把人看的一清二楚一般。

修长的身子,健壮的体魄,真真是脱衣有肉,穿衣显瘦。

他是甘将。

南郊国的皇帝。

那样的好看,那样的震慑人心。

他笑起来真的如沐春风一般,阳光照射下来,在他头顶上绽放出光彩,他蓦然放下手,慢悠悠的走了进来,仿佛身边有花瓣飘过的错觉。

在场的人没有谁是不被迷住的,当然,还是有例外,正如秦莫邪。

她有些唏嘘的看着门口走过来的男人,想起了大婚的那天晚上,她看到的残暴君主的样子,现在都有些后怕,这男人有个好看的皮囊,还真的可以蛊惑人心啊......

秦莫邪那滴溜溜的眼珠子犹如黑葡萄一样到处乱转,可爱的紧,贼亮。

就连甘将看到了她那绝色的模样,也忍不住愣了一下,不过他想起了自己的事情,再一次笑着走向秦莫邪。

“皇上吉祥。”

身边的人见此,连忙行礼,唯独是秦莫邪,傻站在原地。两国之间的礼仪不同,她不会行礼,要是行礼,礼数铁定是不周,本来是有嬷嬷教过她的,可是现在她紧张啊,所以什么都忘记了。

紧张什么?当然是紧张感觉,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之间来打她?

那天看到了他在御书房里面对着侍卫那一顿打,可不吓坏了秦莫邪?她后退了两步,撞到了身后的桌子,小声惊呼了一下,突然,腰间穿插了一只手,揽住了她的腰,她连忙回过头看着甘将。

“爱妃怎么这么不小心,恩?”甘将笑的温柔,静静的看着这慌慌张张的脸蛋。

秦莫邪想着,如果昨天她没有出去那御书房的话,那她一定会沉沦在这温柔乡里面的,可惜了,这个看似温柔的男人,是个可怕的暴君。

这么想着,她的身子有一丝轻轻地颤抖,抱着她的甘将自然是感觉到了,他挑了挑眉头,把她扶好,带着她到位置上坐着。

姚丝灵以及一干妃嫔看到皇上这么亲密无间的对着秦莫邪,眼底的嫉妒以及厌恶纷纷呈现出来,姚贵妃还好一些,迅速就遮掩下去了,可是别的妃嫔却没有那么好的眼力见了。

甘将扫视了一周,把她们的反应全部都收入了眼底,不动声色,自顾自的在桌子上倒了一杯茶水喝了起来,然后看到秦莫邪那垂下来的秀发,给她挽了上去。

秦莫邪愣了愣神,不知道这个甘将这么做到底是做什么的,她几乎都能够感觉的到,整个屋子里弥漫着尴尬的气息。

她可没有忘记,这个南郊国的皇帝到底是怎么个冷落她的,怎么会突然这么温柔?反正秦莫邪看着别扭。

“趁着现在人齐了,就给你们说个事情吧,估计你们都听说了,三日之后便是使者会面的宴会,作为一国嫔妃,你们就在宴会上各展身手,说别的,这就算是三个国家之间的比拼,若有一方胜出,必定是会有奖励,你们且好好准备。”

甘将放下了茶杯,柔情满满的看着秦莫邪,邪邪的笑了起来:“皇后这次与姚贵妃一同布置场地吧。”

“是。”秦莫邪怔了怔,连忙点头回答,头都不敢抬高,一直看着自己的手,同样也错过了甘将那深思的神态。

甘将从进门口到现在,一直对秦莫邪举止亲昵,姚丝灵妒火中烧却又不敢表现出来,一众妃嫔也不敢再给秦莫邪脸色看,毕竟皇上在这里。

不过倒是有一个人是比较和善的,她是四妃之一的懿妃,成日吃斋念佛,与世无争,她也不过是淡淡的看了秦莫邪两眼罢了。

李香儿一直在秦莫邪的身边伺候着,她之前对甘将那满满的怨恨都在这个时候消失的无影无踪。自从她看到了甘将从门口进来的模样,目光就停留在了他的身上,不得不说,他们的皇上真的很好看。

甘将本就长的好看,一身气场更是寻常人比不得的,很容易就会让人一见钟情。

她不由有些痴迷,见甘将有意无意的看过来两眼,李香儿脸蛋顿时通红。虽然她知道皇上突然这么亲昵的对待公主,其实是为了给公主招仇恨以及三天之后的使者宴会,但是她却并不觉得甘将做的哪里不对了。

美色误人啊。

秦莫邪叹气,她笑得挺尴尬的,不知道为什么,这气氛有些火热,不过她内心还是有些无奈,这三天之后的会面,她既开心又担心。

她哪里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甘将一走,众妃嫔也走了,也不敢在造次,唯有姚丝灵留了下来。秦莫邪微笑着迎客人,可是她却瞥见走在门口的懿妃娘娘往后看了她一眼,她奇怪的歪了歪脑袋,甜甜的一笑,懿妃却转身离开了,没有说别的什么话。

“姚贵妃是有什么事情吗?”她记得,她刚刚嫁过来这里的时候,这个姚丝灵就送了一个可人的善善来这里,特别的关照她,所以秦莫邪对她的印象是很好的,刚才她看到了众妃嫔对她的傲慢,也就只有姚贵妃和那一位生性恬静淡泊的懿妃对她好了。

四妃之上是贵妃,贵妃之上是皇贵妃,最后才是皇后,这后宫三千佳丽,等级也是很多的。曾经秦莫邪对她父皇的妃子都有些称奇。

姚丝灵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轻轻地拍了拍秦莫邪的手,一副姐妹好的模样跟秦莫邪解释今天的事情,希望她不要介意。

“妹妹我没有想到这些妃子们竟然这么大的嫉妒之心,日后我定会教训她们一顿的,姐姐你放心好了。”

秦莫邪见姚丝灵这么说,咧开嘴角笑了,小小的梨涡若隐若现,特别好看:“也不怪她们的,姚贵妃,我这儿有一些花茶,你尝尝,这可是东离国的特有茶呢,很香的。”单纯的秦莫邪也信了,把姚丝灵送了出去,心里还感叹和姚丝灵谈得来。

姚丝灵这算是第一次跟着秦莫邪打交道,没想到这个不过十五六岁的女子竟然这般单纯好骗,她原以为生在皇家里面的人都是会写勾心斗角的,这个秦莫邪,看样子是不会这些东西,干净的像一个孩子一样。

尤其是她眼睛里面的那纯粹的神色。

姚丝灵不由的暗了暗眸子,这个秦莫邪,到底是会装还是真的那样单纯?

她离开以后,李香儿凑近了秦莫邪,小心翼翼的在她身边伺候着,她怎么看都觉得这个姚贵妃不对劲,又看到了自己家的主子这么信任姚贵妃,总该是不好的,于是忍不住出声打扰了正在刺绣的秦莫邪。

“公主,您可千万别轻易的相信别人啊,这里是南郊国,不比东离国,依奴婢看,这个姚贵妃不一定能够相信的。”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