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儿宝阅读网 > 资讯 > 周逢七周文渊全本免费阅读 劫天运最新章节

周逢七周文渊全本免费阅读 劫天运最新章节

2020-11-27 11:30:09   编辑:半芹
  • 劫天运 劫天运

    周家有子不过七,农七,月七,岁七,逢七。我出生那天,爷爷给我卜了一挂,叹息摇头说了这句话,落寞的看着龟甲中七枚屹立不倒的铜钱,久久难以释怀。自此之后,我爷爷再也没有染指过风水界的事情。直到我爷爷死了,...

    窃天命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劫天运》 小说介绍

周家有子不过七,农七,月七,岁七,逢七。我出生那天,爷爷给我卜了一挂,叹息摇头说了这句话,落寞的看着龟甲中七枚屹立不倒的铜钱,久久难以释怀。自此之后,我爷爷再也没有染指过风水界的事情。直到我爷爷死了,我和美女同居之后,被迫走上了风水之路

小说主人公是周逢七周文渊的书名叫《劫天运》,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窃天命最新写的一本悬疑惊悚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周家有子不过七,农七,月七,岁七,逢七。我出生那天,爷爷给我卜了一挂,叹息摇头说了这句话,落寞的看着龟甲中七枚屹立不倒的铜钱,久久难以释怀。自此之后,我爷爷再也没有染指过风水界的事情。直到我爷爷死了,我和美女同居之后,被迫走上了风水之路

《劫天运》 第1章 周家有子,周逢七 免费试读

周家有子不过七,农七,月七,岁七,逢七。

我出生那天,爷爷给我卜了一挂,叹息摇头说了这句话,落寞的看着龟甲中七枚屹立不倒的铜钱,久久难以释怀。

据说那天爷爷面对着刚出生的我,看了又看,叹了又叹,足足坐了一整夜,才开口说话。

他说的第一句话便是,我周文渊即日退出风水界,再不起卦,再不出门半步!

此消息一传出去,八方震动,无数宾客到访,有劝阻的,有求卦的,有豪掷千金请求出山的。

那些人,全部被拒之门外,无一人可入宅院。

尤其一人,格外特殊,他姓柳,在门口跪了七天,最终含怨离开。

据说他是我爷爷接下来的一桩生意,因为我出生的缘故不得不终止,然而在风水界中,这是大忌。

我出生后没有起名,爷爷说等我能活过七天,再起名字吧。

第七天,府宅门前,宾客依旧络绎不绝。

我爷爷准备了几十口棺材,将幼小的我塞进了其中一口。

直至第七日完全渡过,我爷爷颤抖的将那口只有他知道的棺材颤抖打开,将活生生的我抱了出来,才松了口气,整个人在这一刻仿佛年迈了十几岁。

“这孩子,命不该绝!”

我爸是个天生的乐天派,吊儿郎当的让爷爷给我取个名字。

“如果我哪天不在了,一定要着孩子记住,逢七必躲,逢七必藏,逢七可骗,逢七……”

“可,不择手段!”

我爸饶是认真的捏着下巴,思绪了许久:“那这孩子就叫周躲藏吧,也能起到警醒的作用。”

当时,在我爷爷和几个叔叔的一顿殴打下,我起名为周逢七。

自此之后,我爷爷再也没有染指过风水界的事情,也再没有踏出过家门,一代风水大师终究变成了江湖传说。

七岁生日那天,我平稳的睡了一夜,什么事情好似都没有发生。

不少风水界人士将我爷爷的事情 当做茶余饭后的闲谈,说他老人家在我身上走了卦。

所谓走卦,就是看走眼的意思。

但从那天起,我爷爷坐在轮椅上,再没有站起来过。

也是从那天起,我继承了爷爷的衣钵,开始跟爷爷学习风水,命理,更是接下了传家宝,文王八百零八卦。

十七岁的前一天晚上,爷爷给我叫到了床头,那一夜我历历在目,那一夜,也是我们最后一面。

“孩子,这些年学习的不错,可以独当一面了,比你老子和那几个叔辈强,祖上说咱们老周家隔辈相传,今个我也算是信了。”

青春期年纪的我,心智却很沉稳,或许跟爷爷从小悉心教导有关,我没有其余小伙子的顽劣,很守规矩,也知道自己身上的命!

“爷爷,您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爷爷点燃油灯,靠在了床头,伸出了第一根手指:“小子,逢七……”

这些年,这句话,给我耳朵都磨出茧子来了,可谓是倒背如流。

我嬉皮笑脸的打断:“逢七必躲,逢七必藏,逢七可骗,逢七可不择手段,孙子我记住了,保证不会忘!”

啪的一声。

爷爷宽厚的手掌搭在了我的额头,很是严肃的训斥道:“别以为自己聪明,学了点本事,就可以狂妄自大!”

“你六岁九月初七,吃枣差点噎死,你八岁十月十七,趴在脸盆上睡着了,差点溺死,你十五岁三月二十七,差点被野狗咬死!”

“爷爷我知错了。”

我瞬间服软,因为我清楚,老爷子对我逢七这事儿,从来没疏忽过。

爷爷看到我的样子,叹了口气,再度叮嘱道:“总而言之,你已经继承了我们周家的衣钵,小灾小难的逢七你已经可以自行解决,遇到大七,万般小心。”

“切记,你这条小命来之不易,千万不可掉以轻心。”

我连忙抱拳,恭恭敬敬的回应:“逢七谨记。”

老爷子很是欣慰,随之伸出了第二根手指:“万般皆由命,半点不由人,你拿得起咱们周家的文王八百零八卦,注定要吃这口饭。”

“这些年来,爷爷倾囊相授,该教的正门,不该教的偏门,都教给你了,从明个起,你在家好生研习,别给老头子我丢人现眼。”

“你的命老头子我尽力保下了,成人之后,这条路就是你自己的了,能走多远,各凭本事,记住,走出这个家门,没有任何人能帮助你,是死是活,全凭造化!”

老爷子递给我一张银行卡,叮嘱道:“明年今日,离开家中,咱们老周家有条规矩,那便是不做上杆子的买卖,记住,你要出山,必须等到第一个寻找你帮忙之人。”

“啊?”

我木讷的看着老爷子,不解的问道:“爷爷,我一无名气,二无身份,你是要我等个百八十年啊!”

“就算一辈子,你也给我等,当年姜太公等了一辈子都为时不晚,你急什么!”

老爷子也不等我反驳,伸出了第三根手指:“老头子我这辈子没做过亏心事,唯一愧欠别人的就是因为你而未达成的承诺。”

“你出山之后,遇到乞丐必须施舍,若是行乞之人拒绝你的好意,务必当场跪下,叩三个响头,然后离开,切记,万不可被其纠缠。”

老爷子依旧没有给我疑惑的时间,他随手拿出了一条黑布带递给了我:“带上吧,时间到了。”

我点了点头,将黑布带遮住了自己的双眼,随后,摸索着朝着门口走去。

老爷子也坐上了轮椅,和我一同出了门。

我被安顿在庭院中的一处棺材里面,今天是我十七岁的生日。

躺在棺材里,我知道,自己要在黑暗中渡过一整天,爷爷说过,这是我的保命之法,躲,藏,骗,以及日后我自己的不择手段,为的就是保下我这条早就该死的小命。

我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但我能感受得到,空荡荡的庭院里,实际上是热闹非凡……

不知过了多久,轰隆隆一声巨响,仿佛天空的炸雷就落在了我的身旁。

重见天日已经过了第二天,我的黑布带早已经被眼泪打湿。

父亲告诉我,爷爷走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