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儿宝阅读网 > 资讯 > 伊秋水凤阳最后结局 伊秋水凤阳完结版免费阅读

伊秋水凤阳最后结局 伊秋水凤阳完结版免费阅读

2020-12-05 14:04:17   编辑:觅芹
  • 毒掌天下,庶后倾城 毒掌天下,庶后倾城

    她,是在现代是国际特警组织中的。1,生杀予夺,我行我素。他,是帝国的铁血王皇帝,绝色冷酷,威震天下。当现代雇佣兵,穿越成为相府不受宠的嫡女小姐,被人下药,青楼里,将他错认是小倌,对他说道:“万两黄金,...

    水滴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毒掌天下,庶后倾城》 小说介绍

她,是在现代是国际特警组织中的。1,生杀予夺,我行我素。他,是帝国的铁血王皇帝,绝色冷酷,威震天下。当现代雇佣兵,穿越成为相府不受宠的嫡女小姐,被人下药,青楼里,将他错认是小倌,对他说道:“万两黄金,姑奶奶包你这夜了!”“大胆……”乱世浮沉,竟然有人敢打他的主意,还给他定价?且看,且看今晚谁说了算……

伊秋水凤阳是著名作者水滴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咱们接着往下看她,是在现代是国际特警组织中的。1,生杀予夺,我行我素。他,是帝国的铁血王皇帝,绝色冷酷,威震天下。当现代雇佣兵,穿越成为相府不受宠的嫡女小姐,被人下药,青楼里,将他错认是小倌,对他说道:“万两黄金,姑奶奶包你这夜了!”“大胆……”乱世浮沉,竟然有人敢打他的主意,还给他定价?且看,且看今晚谁说了算……

《毒掌天下,庶后倾城》 第七章 皇上是疯子 免费试读

  难怪伊秋水这么生气。

  如果是冲着她来,她多少还能当面忍让一点儿,私下里再用阴招慢慢找回来。可是如果敢辱骂她的宝贝儿子,她会立刻奥特曼附身,把所有的牛鬼蛇神全都当成小怪兽来掉。

  她可是来自现代的女特警,国际知名的人物,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宝贝受古代人的气?

  那太不符合她的作风了。

  赵钱钱吓呆了,足有半晌才终于反应过来,在地上边打滚边哭:“哇,打人了,要***了,快来人啊,来人啊,有人杀人啊!”

  伊秋水一步一步地走过去,站在赵钱钱身边,看她表演。

  赵钱钱看着伊秋水阴森森的目光,心里一横,索性更加不管不顾地撒起泼来。

  李富脾气再好,也受不了她们在外人面前这么不给面子,终于怒喝一声,站起身,甩袖子带着几个人走了,只留下这母女两人在大厅里表演。

  李富现在也在后悔。当年他怎么就这么有眼无珠,误听了媒婆的话,娶了这个倒家败兴的女人呢?人都说娶妻娶贤,他倒好,娶了一个泼妇进门,想过点儿平平静静的安生日子都做不到。

  李小花满脸不高兴。事情闹成这样,不是生生给她和水水中间放刀子吗?她可没忘了,当年她和爹是怎么被水水救下来,又衣不解带地给她们配药制药。每次她们做生意到腾雾国,就连伊安宁那刚刚几岁的儿子都知道甜甜地叫她们“花花姨,李爷爷”。

  这对母女,连几岁的孩子都不如!

  “爹!休了她吧!”李小花越想越来气。

  李富叹了口气:“休了她,她这辈子就毁了。一个被休的女人,还能再找婆家吗?虽然她确实不对,可要是毁了她一辈子,我们就太残忍了。”

  其实,伊秋水同样赞同把这对母女休出门,但现在事情刚发生在她身上,如果她张了这个嘴,好像她借机报复一样,所以她干脆没说话。

  李小花嘴一翘:“爹,有这母女俩在家里,以后就算我嫁了人,我也不放心你。你就是心太好了,所以才会被她们欺负。”

  李富当然也知道这点,只是他终归是不忍心。

  “算了,这事以后再说。”

  李小花见劝不了父亲,只好停了下来。

  “李爷爷,以后我和娘搬出去住了,你常到我们家来玩,好不好?”伊安宁乖巧地说。

  “好。”李富笑得一脸慈祥,对这个可爱的孩子,他是打从心眼儿里疼。

  几个人去酒楼吃饭,伊秋水边吃边把自己之前的想法说了一遍。

  “报纸?那是什么东西?”李小花迷惑地问。

  “就是把每天发生的事情都记上去,第二天卖给每个人看。”伊秋水解释。

  “会有人肯买吗?”李小花毕竟少了点儿见识,看不出这里面的商机。

  倒是李富的眼睛亮了:“这个办法不错!”

  看到有这个老生意人的赞同,伊秋水的心就定了一大半。

  几个人又商量了一下具体的运作情况,李小花看到街上有卖面人儿的,笑眯眯地说:“安宁,你想不想玩面人儿?”

  伊安宁用一种“你很幼稚”的目光看着她。

  “可是我好想玩啊。”李小花一直都很喜欢面人儿,只要看到有卖面人儿的,她就忍不住想买,“安宁去帮我买几个好不好?”

  面人儿摊子旁边围着的全是小孩子,李小花不好意思和他们一起挤,每次都拜托伊安宁帮他买。

  伊安宁翻了个白眼,拿了银子走下酒楼。

  他选了两个大胖娃娃,一手一个往回走,这时酒楼边一顶轿子停下,凤阳从里面走出来。他一身绸缎衣服,整个人都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他转过头,正巧看到了伊安宁,不由得面色大变,几步冲了过来,激动地抓住了伊安宁的手。

  伊安宁吓了一跳,手里的面人掉到地上,摔碎了。

  “你你你……”凤阳急得连话都不会说了。

  伊安宁眨着眼睛看了看他:“老爷爷,你哪里不舒服吗?”虽然和娘亲学了几手医术,但他自认还没达到娘亲的水平。

  凤阳死死盯着他看。

  那天在江边,只是无意中扫了一眼,觉得他很像是凤离。现在离得近了,再仔细看看,两个人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不管是那股伪装出来的优雅,还是那种眼神里的冷冽疏离,甚至是眉眼模样,都一模一样。

  “你叫什么名字?”凤阳抖着声音问。

  像,太像了。

  这孩子不可能和凤离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可是他的人监视了凤离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点儿蛛丝马迹都没发觉?

  伊安宁皱起了眉头:“老爷爷,您走在路上,随便看到一个孩子,都会冲过去问他叫什么吗?”

  凤阳哑口无言。

  这孩子,虽然看着不大,但言辞犀利得很。凤离在他这么大的时候,只是个普通小孩儿,哪这么能说会道?

  伊安宁看他被噎住,这才满意地转身,刚走出去几步,李刚走过来,低声在凤阳耳边说了几句话。

  “启儿看中了那个郎中,要从凤离那边要过去?”凤阳的脸沉得能滴下水,“这么小的事情也来和我说,他要,就给他。”

  “可是……离王爷那边就缺了人……”李刚有点儿为难。

  “哼,他缺人,不会自己在民间找吗?”凤阳怒道,“什么都和哥哥争,他有什么资格争?”

  李刚急忙低头称是。

  伊安宁脚下顿了顿,若无其事地捡起地上摔碎的面人儿,走开了。他面色如常,但唇角却带着一丝冰冷的笑意。

  凤阳转头看到他,急忙叫他:“你到底叫什么?”

  “伊安宁。”伊安宁头也不回地说,“老爷爷,友情提醒您一句,您这样总是在大街上拦着小孩问人家姓名的举动很不礼貌,弄不好会被人当成疯子的。”

  李刚张大了嘴巴。

  居然有人敢当街讽刺当今圣上是个疯子?他的胆子也太大了吧?这小孩子到底是谁?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