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儿宝阅读网 > 资讯 > 温乔缩温乔小说叫什么名字 温乔缩温乔全文免费阅读

温乔缩温乔小说叫什么名字 温乔缩温乔全文免费阅读

2020-12-05 14:18:17   编辑:紫安
  • 厉少萌妻要出逃 厉少萌妻要出逃

    “转过身去,痛也不能喊!”一夜缠绵,肚子里多了一对龙凤胎。五年后,携子归来,却惹到不能招惹的男人。“女人,生了我的孩子,还想跑哪里去?嗯?”温乔缩在他怀里怕得瑟瑟发抖,他有力的手臂却搂着她,霸道又温柔...

    三宝妖娆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厉少萌妻要出逃》 小说介绍

“转过身去,痛也不能喊!”一夜缠绵,肚子里多了一对龙凤胎。五年后,携子归来,却惹到不能招惹的男人。“女人,生了我的孩子,还想跑哪里去?嗯?”温乔缩在他怀里怕得瑟瑟发抖,他有力的手臂却搂着她,霸道又温柔。世人都说,厉氏集团总裁残暴冷酷,嗜血无情,是B市的活阎王,能离多远就多远。后来世人又说,厉氏集团总裁是一个女儿奴,更是一个妻奴,招惹了阎王也不能招惹他的妻子。

温乔缩温乔是作者三宝妖娆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这本小说也是三宝妖娆的代表做。那么温乔缩温乔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转过身去,痛也不能喊!”一夜缠绵,肚子里多了一对龙凤胎。五年后,携子归来,却惹到不能招惹的男人。“女人,生了我的孩子,还想跑哪里去?嗯?”温乔缩在他怀里怕得瑟瑟发抖,他有力的手臂却搂着她,霸道又温柔。世人都说,厉氏集团总裁残暴冷酷,嗜血无情,是B市的活阎王,能离多远就多远。后来世人又说,厉氏集团总裁是一个女儿奴,更是一个妻奴,招惹了阎王也不能招惹他的妻子。

《厉少萌妻要出逃》 命运的手 免费试读

温乔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一天,命运的手会把她逼迫到这个地步。
为了还清爸爸欠下的高额借款,她答应给放高利贷的人进行代yun。
躺在医院白色的手术台上,四周都是呛鼻的药水味,头顶炙热的白炽灯晃得她睁不开眼,从起先的恐惧到现在,一颗心已经灰心地静如死水。
“吱呀”一声,医生和护士推门进来,她急忙收起眼角那颗快要坠入的眼泪。
“温小姐,我们马上进行手术,请叉开腿,双腿放在脚蹬上,尽量放轻松!”
身旁响起机器冰冷的滴答声,护士掀开她身上的薄被。
温乔一阵难堪,手指渐渐绞着身下床单,长这么大,她还没有交过男朋友,现在却***地躺在这里,而她发现给她做手术的竟然是个男医生。
“医医生我我”,自认为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可是真到了这一刻,温乔才知道那种害怕,远远比自己想象得大得多,大到她无法承受。
就在医生疑惑地看向她时,病房的门被人匆匆推开,一个带着黑色边框眼镜的中年女人,步伐匆匆地走了进来。
“情况有变!不能手术!”
那人在医生耳边悄悄说了什么,一行人收起了工具,看也不看她,就走了出去。
“温小姐,请穿好衣服出来!”来人看了她一眼,言语间难掩鄙视。
温乔无暇顾及,深深松了一口气,利索地穿好裤子跟了出去。
从医院出来,那人直接把她带到了一间豪华的五星级酒店。
“你先去洗个澡!”那人说。
温乔心里一紧,“洗澡?为什么要洗澡?”
“别问那么多,你可是签过协议的!来两个人,把她带下去,洗干净了!”那人显得很不耐烦,走到一旁打电话,立马换了一副面孔,语气恭谨,“大小姐,那个女人我带出来了!”
两个小时后,温乔被人换上一身性感而华丽的衣服,蒙上眼睛,被推入一个豪华无比的房间。
躺在Kingsize的白色大床上,她就像一条任人宰割的鱼,一动不动地躺着,直到身体僵直都不敢动一下。
黑暗中,女人刚刚泡过精油浴的身体散发着淡淡的花香,瑰丽的肌肤因为紧张泛着一层可爱的粉红色,性感的枚红色蕾丝裙布料薄得可怜。
她就像一朵清香的夜来香,盛开在鬼魅的黑夜,等待着采撷。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温乔的额头上冒出一层细密晶莹的汗珠,本以为看到了希望,手术不需要进行,没想到只是换了个地点而已。
是了,父亲欠下那么多钱,那些人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
温乔在心里反复默念着:没事的!就是一个小小的手术而已!
等手术完成以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哥哥不用去坐牢,父亲的手脚能保住,母亲也不用再每日以泪洗面。
她没办法计算时间,只知道一个佣人把她推进这个房间,便再也没人来理会她。
她的心头萦绕着很多的疑惑,为什么做代yun的手术不在医院,而要在这个豪华的房间?为什么不在白天,而偏偏在漆黑的深夜?
她问过,可那人却回答她,问那么多干什么,你只需要配合生下孩子就行!
温乔知道,就连刚才那些做下人装扮的人也看不起她,年纪轻轻的,有手有脚,却用这种方式赚钱。
想到此,莹莹发亮的眼眸在黑暗中逐渐变得黯淡。
黑暗中,她清晰地听到窗外的风声和海浪风,那么和谐动听。
温乔却越来越不安,越想越不对劲,就在她忍不住想要逃离的时候,豪华大门被人推开。
随着“吱呀”一声响,沉稳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黑暗中,温乔的身体条件反射地往后缩了缩。
她这一动,难免发出了声响,似乎这个时候,男人才意识到房间里还有其他人的存在,顿时警觉,“谁?谁在房间里?”
厉封北去开灯,却发现房间的灯光坏了。
男人的声音很好听,也很年轻,低沉而富有磁性,就像甘醇的红酒一般悦耳。
他是谁?是给她动手术的医生吗?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