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儿宝阅读网 > 资讯 > 田园农女喜事多姜荷燕九完整版小说全集阅读

田园农女喜事多姜荷燕九完整版小说全集阅读

2021-01-28 09:10:13   编辑:芷蕾
  • 田园农女喜事多 田园农女喜事多

    孤儿姜荷重生了,有爹有娘,还附赠了小姐姐和嗷嗷待哺的弟弟。宝葫芦在手,发家致富就是小意思,有田有钱还有家人,这日子美的不要不要的。她的田园生活,就少了个相公。某男幽幽的说:我不就是你相公?

    佚名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田园农女喜事多》 小说介绍

孤儿姜荷重生了,有爹有娘,还附赠了小姐姐和嗷嗷待哺的弟弟。宝葫芦在手,发家致富就是小意思,有田有钱还有家人,这日子美的不要不要的。她的田园生活,就少了个相公。某男幽幽的说:我不就是你相公?

田园农女喜事多主人公叫姜荷燕九,由佚名最新为大家著作,正在掌中云火热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孤儿姜荷重生了,有爹有娘,还附赠了小姐姐和嗷嗷待哺的弟弟。宝葫芦在手,发家致富就是小意思,有田有钱还有家人,这日子美的不要不要的。她的田园生活,就少了个相公。某男幽幽的说:我不就是你相公?

《田园农女喜事多》 第8章 一人一狗 免费试读

“大黄!”姜荷还没挖到酒呢,就瞧见大黄狗摇着尾巴在她身边晃悠,她开心的扬起笑容,说:“大黄,你的伤好了吧?”

姜荷眼睛滴溜的看向大黄,大黄看起来好全乎了,不仔细看不知道,一仔细看,大黄的肚子特别大,她惊喜的说:“大黄,你是怀了小狗吗?”

大黄不会说话,摇着尾巴,亲呢的噌着姜荷,姜荷那天救了它,而且,她身上的气息,它很喜欢。

“来,大黄。”

姜荷突然想起什么,将装水的大葫芦倒了水给大黄吃,这里面都是大石缸里装的水,虽然是稀释过的,但,应该对大黄有好处吧?

大黄很喜欢喝这些水,对姜荷更亲近了,姜荷摸了摸大黄毛绒绒的身子,见它不排斥,更高兴了,她把大黄狗当作朋友一样,说:“大黄,等你生了小狗狗,能不能给我一只?”

“算了,不能让你们母子分离,你以后有空多来看看我就行。”姜荷喃喃自语的,哪怕大黄不会说话,可她就是很高兴,一路到了挖酒的地方,有了上次的经验,这一次她特意带了一根棍子,挖得更快了。

大黄看这情形,也跟着过来帮忙,一人一狗欢快极了。

很快,酒就挖出来了,她抱着酒,看着大黄说:“大黄,你要小心,别被周家人打了,知道吗?”

“我要下山了,再见。”姜荷朝着大黄挥手,大黄还以为姜荷要摸它的脑袋呢,将它的脑袋往她的手心里噌来噌去的,最后,大黄依依不舍的离开。

姜荷抱着酒还没到胡郎中家呢,远远的瞧见周家了,她悄悄躲在一旁。

周家人也是来给周利拿草药的,从他们的对话中,姜荷听到周利找的借口,不由的笑了,摔断腿?还真是个好借口。

周家人前脚刚走,姜荷后脚就抱着酒来了。

“酒!”

胡郎中看到姜荷怀里抱着的酒,大步上前,将她怀里的酒抱了过来,他深吸了一口气,想到马上又有酒喝了,他心情那叫一个好,他低下头,打量着姜荷问:“小丫头,你姐和周利的腿同一天断的,这该不会……”

“胡爷爷,周利是那个只会欺负村里人的小霸王吗?”姜荷抬起头,忽闪忽闪的眼睛就像天上的星子一般。

胡郎中:“……”

丫头在装傻,可,他怎么想,也觉得不可能,小丫头姐姐腿被周利打断了不敢吭声,他可以理解,周利在村子里,那可是小霸王,隔三差五的就闯祸!

可周利的腿又是怎么断的?

总不可能两小丫头打断的吧?

胡郎中打量了一眼小丫头,小丫头面黄肌瘦的,小胳膊小腿和周利那毛头小子相比,明显打不过吗。

可能是他想多了。

姜荷一脸委屈说:“胡爷爷,你总不会觉得他的腿和我们有关吧?”

她鼓着腮绑子看向胡郎中,莫名的,看到胡郎中那一张和善慈祥的脸庞,她下意识的亲近。

“瘦的跟小豆芽菜似的,两个你都打不过人家。”胡郎中送了她一个大大的白眼,抱着酒就往屋子里走,小丫头没事,他还挺高兴的,他将早已经准备好的二百文钱递上前说:“钱拿好。”

钱递给了她,又问:“你数得清吗?”

“那当然。”

姜荷相信胡郎中归相信,但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当着胡郎中的面,她就数了起来,她数数非常的快,五个五个的数,很快,就数完了,她感激的说:“谢谢胡爷爷。”

“你算术跟谁学的?数得挺快。”胡郎中打量着姜荷,每一回见她,都生动有趣,看着格外喜人。

“我爹。”姜荷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部推到早逝的爹身上去了。

胡郎中叹了一口气,姜二要是在世,这孩子也不会被人欺负的差点被狗咬了。

……

姜荷得了二百文钱,喜滋滋的回家,刚回到家,就见姜兰沉着脸,不高兴的样子。

“姐,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姜荷下意识的以为姜家人来了,她飞快的在屋子看着,角落里的粮食还在。

姜兰板着脸,问:“小荷,你跟姐说说,你拿什么当诊金的?”

不好,露馅了!

“你和胡郎中的话,我都听见了!”姜兰抿着唇,要不是小秋睡着了,她的腿也不方便,她非得追出去不可!

“姐。”姜荷明亮的眼睛忽闪忽闪的,蹲在姜兰的面前,亲呢的拉着她的手,说:“爹要是知道这酒治好了你的腿,他在天有灵,肯定会高兴的。”

“小荷,那酒是留着你出嫁的,怎么能为了我的腿……”姜兰听到的时候,气得差点晕了,她不嫁不要紧,可妹妹还是要嫁的。

“只要姐的腿能好,我嫁不嫁人的,有什么关系?”姜荷眼巴的看向姜兰,小心翼翼的说:“姐,你看,我卖了二百文钱,有钱给你买骨头汤喝了。”姜荷捧着钱放到姜兰的面前,那讨好的模样,让姜兰心里有再多的气也发不出来。

妹妹是为了她的腿,才把酒给卖了,她这个做姐姐怎么忍心还骂她呢?

“小荷。”

姜兰没有接钱,只是抱着姜荷,哽咽的话语,不一会,姜荷就感觉她单薄的衣裳湿湿的。

面对着蔡婆子那样刻薄凶狠的奶奶她没有哭,可,却因为她卖酒换来的二百文钱哭了?

姜荷心里暖呼呼的,福婆婆没了,在现代,她无牵无挂,来到这不知名的朝代,有娘,有姐姐,还有一个弟弟,真好。

当天晚上,方翠英从浆洗房回来,就发现不对劲了,姜兰一向勤快,她去浆洗房五天了,每次回来的时候,姜兰都是坐在床上的,她掀开被子,看到姜兰绑着木板的腿,激动的问:“小兰,你的腿怎么了!”

“娘,我的腿没事,郎中已经看过了,养几天就好了。”姜兰连忙解释着,自责道:“娘,都是我不好,捡柴的时候摔着腿了。”

姜兰不擅长说谎,可,她也不敢说是周利打的,更不敢说,妹妹还把周利的腿给打了,只能撒谎了,她低着头,不敢看方翠英,生怕露馅了。

这模样,方翠英还以为她在哭呢,忙安慰道:“是娘不好,娘都不知道小兰的腿伤着了,一定很疼吧?是娘没用。”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